今日更新: 0 | 影片: 18175
女友玉茹被迷奸

我叫凯文,和女友玉茹认识已近六年,由于我们工作繁忙,加上女友个性保守,所以虽然天天都见面,但做爱得次数却很少,下班见面后总是常常约在外面餐厅吃饭或小酌,因此认识了很多餐厅朋友,也造成了这次色狼有机可乘的机会。

那天晚上很晚下班,下班后女友提议到住家附近的热炒店用餐,顺便喝点小酒轻松一下,我想既是认识的餐厅,虽然那家热炒店的老板小刘和师傅阿福总是色咪咪的盯着女友玉茹,但我想吃吃饭该不会对我们怎样吧!

到了热炒店门口,我们进到里面发现今天一桌客人都没有,老板小刘黝黑的皮肤、健壮的体格穿着一件短裤,上身穿T恤,师傅阿福胖胖的身躯、一副脑满肠肥的体格穿着厨师服,两人正坐在桌旁喝着酒聊天,小刘看到我们进来连忙招呼,阿福两眼盯着我女友的身材直看,玉茹穿着一件低胸上衣和短裙,里面是粉红色胸罩和透明蕾丝内裤。小刘说反正今晚没客人,干脆提前打烊,我们一起坐同一桌吃吃喝喝同乐一下好了,于是他安排我坐在旁边,玉茹坐中间,他紧贴玉茹旁边坐着。小刘要师傅阿福先回宿舍去,然后到厨房拿了杯子倒了二杯酒回来说:“渴不渴?先喝点酒消暑一下,我等一下拿菜来”,我喝了之后突然感觉到全身无力,但意识还算清楚,我看看玉茹,她整脸涨红且眼睛微咪,这时我突然警觉到,原来他在我饮料中下了迷药、在玉茹的饮料中下了春药,心想这下不妙了。

小刘见药效马上发作,便说:“来!玉茹,我们来看点精彩的”,说著,他就拿出色情影带在店里的电视中播放起来。萤幕上正有一对男女在做爱,不时传来淫叫声,令玉茹想看又不敢看,脸整个红得不得了。此时小刘也大胆地搂住玉茹的腰说:“玉茹,你男朋友多久干你一次?

“讨厌,你不要话说的那么粗,我男朋友平时工作很累,一个月差不多和人家做二次吧。”

“我的这根本来就很粗,不信你摸摸看”,他拉着玉茹的手去摸,玉茹摸了一下,马上缩回来:“讨厌!我男朋友还在这,你别这样。”

“你男朋友已被我下了迷药,二小时内绝对不会起来的”,玉茹婆听了似乎吓坏了,一直抵抗,不过因为春药的效力可能太强了,玉茹最后已经无力不再抗拒小刘,也整个人有点恍惚迷幻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小刘的手慢慢撩起玉茹的上衣,露出粉红色胸罩,“哇!你的奶还真不错,奶罩都快被撑破了,让哥哥好好摸个爽。”

“人家的乳房本来不大,是我每天都按摩呢!”想不到玉茹吃了春药,竟把自己的秘密也说出来,令小刘更加淫兴大发: “好个淫荡欠干的女人,平常娴淑端装样,老子今晚一定把你奸的爽死!”此时小刘已脱掉玉茹的胸罩,开始用手大力搓揉。

小刘爱抚玉茹的乳房,一会儿大力捧起,一会儿轻扣乳头,技巧高超令她闭目享受不已:“啊……小刘哥,你摸乳的技术真是厉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挤爆了,啊……人家的奶头快被你挤出来了!”

小刘此时也抬起玉茹的头:“宝贝,让我亲一下吧!”

这对狗男女正火热地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时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玉茹连下半身也在扭来扭去,似乎淫痒难忍。

“宝贝,你的下面好像很痒,让哥哥来帮你止痒吧!”小刘手已伸进玉茹的短裙内,摸到她湿润的三角裤,“玉茹,你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裤都湿答答的,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才会流出这么多淫水?”

“讨厌!人家全身好烫。”玉茹已经完全在春药的控制下了。

此时小刘索性把玉茹的窄裙脱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裤,那只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裤内,开始轻重有序地搓揉她的阴部,“你的阴毛还可真多,听说毛多的女人较淫荡,是不是啊?”

“哪有?我只有跟我男朋友做过而已,你别笑人家嘛!”

“哈……别害羞,哥哥今天会把你这欠干的嫩穴干的爽歪歪,让你享受不一样男人的快感,包你一吃上瘾,以后没有我的大鸡巴来操,你就活不下去。”

此时小刘已脱下玉茹的内裤,她的双腿害羞地夹紧,他的毛手却不放过,用力在她的阴部搓弄。

“玉茹,这样摸你的小穴,爽不爽啊?”

啊……好哥哥,你在摸人家哪里啊?好痒喔……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

“这是女人的阴蒂,只要被我摸上手,保証她拜托我用大鸡巴狠狠干烂她的骚穴。”此时,玉茹因阴蒂被小刘搓得淫痒难耐,双手竟也主动地爱抚著小刘裤裆内的阳具。

“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

“好,先把老子的大鸡巴吸硬,再来插烂你这欠干的淫女。”

玉茹被小刘压着头跪在小刘前面,脱下了他的内裤,露出一根十多公分长、又黑又粗的大鸡巴,令玉茹瞪大了眼。

“怎么样?这支比起你男朋友的,谁较大较长?”

“当然是你的大,好可怕!”

小刘压着玉茹的头要玉茹含着小刘那支青筋暴露、又长又粗的大阳具,玉茹平常本来就喜欢舔我的阳具,现在被压着头加上已经春情荡漾,于是马上吸吮起来,还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贱女人,看你平常端庄有气质,想不到原来内心这么淫荡,顺便把我的睾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玉茹也遵命地把他两个大睾丸含入口中舔弄,令小刘的鸡巴愈来愈胀大,看得半清醒、又全身无力被昏迷的我,也不禁下体有点膨胀起来。

此时小刘也忍不住夸奖玉茹吹喇叭的技术:“唉,你吸懒觉的技巧真好,快把它吸硬,等一下才能干得你更深、更爽。”

“唉……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痒,快受不了了……快……快……”

“快什么,你要说出来啊!”

“讨厌,人家不好意思说……”

“你不说,老子就不干你!”

“好嘛,快用你的大鸡巴干进我的小穴,人家要嘛……讨厌!”

小刘才说:“既然你的淫穴欠干,我就好好把你操个爽快!”想不到玉茹在春药发作下,竟哀求小刘这个大淫魔奸她,平常我要求他她还常不要,现在竟然想让别人干她,真是个淫妇,可是看到这里却令我下体充血,一股莫名的兴奋。

小刘在玉茹哀求下,已把她从地上抱起,想在餐桌上干她,玉茹偷看着我说:“这里有我男朋友在,人家会害羞。”

“放心吧,小荡妇,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时,够我们玩得天昏地暗的。”小刘把玉茹吊足胃口,已准备好好的去奸她,想不到他竟将玉茹放在我旁边的桌上,玉茹还像做错事的偷瞄我是否醒来。

小刘:“小贱货,我的大鸡巴要来插你了,喜不喜欢?”说著,便握住那支经已入珠的大鸡巴,顶在玉茹的阴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别再诱惑人家了,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啊……人家里面好痒,快干我的小穴。”

“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快说,贱货!”

“对,人家的小穴欠你干、欠你插,人家小穴想你的大鸡巴。”

“好,干死你!”说著,小刘屁股一沈,大鸡巴“滋”的一声,干入了玉茹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内,只见小刘一边干玉茹、一边还骂粗话。

“这样干你爽不爽?欠干的女人,干死你!”他还要求玉茹被他干爽时大声叫春,以助淫兴。

“如果你的贱穴被我的大懒觉干爽时,就大声叫床,让你男朋友听到,你被我干得有多爽!哈……”

“讨厌,你好坏,每下都干到人家最里面,啊……大龟头撞得人家子宫口好重、好深,你的鸡巴还有颗粒凸起,刮得人家阴道壁好麻、好痒,整个穴穴都被你塞爆了……好爽……”

“小骚货,这叫入珠,这样凸起的珠子才能刮得你穴心发麻、阴道收缩、淫水流不完啊!怎样,大龟头干得你深不深?”

“啊……好深……好重……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啊……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小刘一边干玉茹那久未经滋润的嫩穴,一边欣赏她胸前两个大乳房在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著来搓揉。

“真是个骚货,你的奶还真大,被我干得前后摇摆。”

“你的穴夹得真紧,还是没结婚的女人阴道较紧,干死你!”

“人家的小穴平时又没常和男人干,当然紧啦。倒是好哥哥,你的大鸡巴比人家男朋友的还粗还长,让人家好不适应。

“放心,以后若是你的淫穴空虚欠干,就来让我的大鸡巴操它几遍,多干几次就会慢慢适应了,哈……”

“讨厌,你笑人家。”经过一番打情骂俏,想不到平时端庄的玉茹,竟喜欢听小刘说的这些脏话和三字经,真令我听得气炸。

此时小刘要求换个姿势,变成他坐在我旁边,但骑在他上面的,是我淫荡的女友,玉茹已跨坐在小刘膝上,手握着他粗壮的大阴茎,上面还沾满她发情的淫水。

“对,用力坐下来,保証你爽死。”

“啊……好粗……好胀……好舒服……!”

由于玉茹面对着小刘,任由小刘双手抱住她的肥臀来吞吐大鸡巴,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大懒觉一进一出的抽插。尤其小刘全身又黑又壮,和我玉茹雪白的肤色,形成强烈的对比,再加上两人交合的叫床声,搭配着性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还有淫水被大鸡巴操出的“滋滋”声,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A片。

小刘一边用手抱住玉茹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玉茹丰满坚挺的左乳,另一手则用力搓弄她的右乳。

“好哥哥,你真是人家的前世冤家,下面的肉穴被你大鸡巴抽插,连两个乳房都被你吸得好爽……啊……”

“这样抱着相干的姿势,爽不爽?”

“这种姿势,我男朋友都没用过,他只会男上女下,我从来都没有爽过,每次快飞起来他就泄了。”

“这种是淫女最喜欢的招式,连你也不例外,可见你本性真的很骚,待会还有让你更爽的。”说著,小刘就把玉茹双腿抱起,并叫她搂住他的脖子,就这样小刘抱着玉茹在整个店内边走边干。

“小贱货,这招式你男朋友不会吧!这样干你爽不爽?”

“讨厌,人家这样被你抱着边走边干,淫水也流得一地,明天开店时地上都一摊一摊的的黏液,好难为情,不过比刚才更爽……啊……”

由于小刘身材高大健壮,玉茹娇躯玲珑轻盈,要抱着如此白晰性感的淫娃进行各种奇招怪式的交合,对年轻力大的小刘来说,自是轻而易“举”更何况现在的小刘正硬著还射不出来呢。

当他抱着玉茹走到后门旁时,正好有两只土狗在办事,“小贱货,你看外面两只狗在做什么?”

玉茹害羞地说:“牠们在交配。”

“就像我们在相干啦。哈……”小刘露出奸淫的笑声,玉茹害羞地把头靠在小刘的胸膛上

“小美人,我们也像它们这样交配,好不好?”

此时小刘已把玉茹放下,命令玉茹:“像母狗一样趴下,屁股翘高,欠干的母狗!”

玉茹真的也乖乖的像外面那只思春的母狗一样趴着,臀部高抬地等待小刘这大公狗来干她:“小刘哥,快把我这只母狗干得穴穴流汤吧!”

小刘也急色地挺起那只大懒觉,“滋”一声插入玉茹紧密的肉穴内,模仿外面那两只交配的土狗,肆意奸淫着我漂亮的玉茹:“贱货,这样干你爽不爽?”

小刘一边抽干玉茹的嫩穴,一边也用力拍打她圆润的美臀:“你的屁股还真大,快扭动屁股,贱女人!”

玉茹像狗一样趴着被小刘抽插淫穴,扭动屁股时,连胸前两个大乳房也前后摇摆,令小刘忍不住一手一个抓住玩弄。

“啊……好哥哥……亲爱的……,你的龟头干得人家好深……好麻……好爽!啊……你的手真讨厌,快把人家的奶捏破了!啊……”

“听说屁股大的女人较会生育,你想不想生呀?”

“我还没结婚,不可以的……”玉茹紧张的说。

“放心,现在都是先有后婚,我的精虫多,品质好,今天算你赚到,把我的精华给你,今天就把你奸得怀孕,你一定会被我干得大肚子的,哈……”

这个小刘搞玉茹虽然恶劣,但也让玉茹享受到被奸的快感,想不到他竟想把玉茹奸出杂种,真令我气奋。

把玉茹像狗一样奸淫后,小刘已气喘如牛躺在地毯上,那支沾满我玉茹淫水的大鸡巴依然挺立。

“你看我的大龟头上都是你的淫水,快帮我舔干净,骚货!”玉茹也乖乖地握住他的大阳具吸弄起来,一边舔弄龟头、一边哀怨饥渴地看着小刘。在玉茹的吸吮下,小刘的懒觉再展“雄”风。

“小美人,快坐上来,哥哥会把你干得爽歪歪,让你享受人生的快感。”

此时玉茹已跨在小刘的下体,握住那根心目中的英雄的大鸡巴,用力向下一坐:“啊……好粗……好胀……”

“快扭动屁股,这招骑马打仗,爽不爽?”随着玉茹一上一下地套弄大鸡巴,只见她紧密的嫩穴,被小刘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淫水也随着大鸡巴抽插而慢慢渗出,还滴在小刘的两颗大睾丸上。

此时小刘的手也不闲著,看着玉茹胸前两个大奶子在上下摇晃,便一手一个抓住玩弄。有时当玉茹往下套入鸡巴时,小刘也用力抬高下体去干她,两人一上一下,干得玉茹淫穴发麻、淫液四溅。

“啊,这下好深,啊……这下插到人家子宫了!”

“这下爽不爽?这下有没有干到底?干死你!”突然间小刘想到一个好方式,他抽出他的大鸡巴,看着玉茹那个开得合不拢的贱屄,他到后门外把刚刚在办事的公狗抓进来,将玉茹大腿八字张开,淫水马上从两片阴唇中的大洞里渗出。淫荡的骚味,阵阵飘散出来。这时候公狗马上靠了近来,用鼻头朝向她的阴部嗅了又嗅,立刻伸出舌头舔向玉茹阴唇。

我被公狗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了一下,玉茹要被狗干了。

小刘说“公狗对你有兴趣…..!”玉茹的阴唇被公狗大片而粗糙的舌头舔得十分刺激,顾不得羞耻,竟当着小刘的面前,叫起春来…

大概因为玉茹淫穴骚味刺激的关系,公狗腹下的狗鸡巴已是血脉喷张,完全勃起。粉红色的阳具伸出约五六寸长,前细后粗,龟头凹陷处,已经流出透明白色分泌物。

小刘走到玉茹后面,左手摸玉茹的一个奶头,嘴巴则斜著吸吮另一个奶头。三点同时受到强烈的刺激。

“噢…噢…ㄚ…ㄚ…唔…唔…不要…不要…好痒…好痒…快受不了了!

”玉茹像歇斯底里似地阴阳顿挫叫着。于是小刘抱着玉茹翻了一个身,然后把玉茹下半身往桌下拉,形成了上半身趴在桌上,两腿跪到地板上,屁股朝后的狗交姿势。

姿势刚摆好,公狗色瞇瞇在一旁就一跃而上……两脚跨在玉茹腰际,尖笋般坟粉红色阳具朝向她阴部顶去。

玉茹被一根又湿又热的肉棒顶来顶去,十分搔痒,忍不住屁股左右摆动,害得公狗绷紧臀部,隆起背部,蹬著后腿,用力往她屁股间乱顶,阳具仍不得其门而入。

这时小刘蹲下去,一手按住玉茹的屁股,一手握住狗阳具,直接对准她的阴道洞穴送了进去。玉茹尖叫一声,噗滋滋狗鸡巴已顺利进入玉茹阴道里面。公狗趁胜追击,屁股不停向前顶撞,狗阳具不一会儿已整根没入她的阴道……

“哎哟…唔…唔…嗯….哼….哼….噢…噢….喔…喔…”狗屁股摆动越来越快,狗鸡巴也越顶越深,为了让狗龟头完全顶住子宫颈,小刘又将玉茹腰身压低,白嫩的屁股显得更为突翘。此时狗鸡巴受到阴道又暖又黏又湿的刺激,比原来尺寸膨胀多许多,现在已经完全勾住玉茹的阴道,想拨都拨不出来了!

狼狗继续展开猛烈地攻击。小刘在一旁观赏玉茹这幕超辣味激情演出,叼著烟笑得好开心,看见狗鸡巴根部紧密地塞满玉茹的阴道,偶尔露出粉红色的鸡巴,两片阴唇快速一翻一合,一吞一吐,给人十分饥饿而淫荡的感觉,洞口则流出大量淫液,分不出是人还是狗的。

一阵高潮的呻吟声,玉茹的骚屄完全接收了公狗全部的精液,公狗掉出来粉红色的鸡巴牵连着一大片白稠的淫液。

当玉茹虚脱的摊在地下时,正巧后门有人开门进来,小刘吓了一跳,原来是阿福开门进来。

小刘说:“你怎么回来了?”

阿福:“我是回宿舍后心想这么久你都还没回来,想回店里看看有没有什么事,却听到里面有女人叫声,所以进来看看,凯文他们二人怎么了?”

小刘说:“我给他下了迷药,给玉茹吃了春药,现在正在他面前干他玉茹,想让玉茹大肚子,刚刚还先让玉茹给狗干,你要不要一起来把玉茹奸出个杂种?”

阿福平时垂涎玉茹已久,常偷偷对我说看到玉茹的曲线就想自慰,但一直苦无机会上玉茹,现在怎可错失大好良“鸡”呢?

“既然有这良机,我就帮玉茹让他爽一下。”

“阿福,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玉茹哀求着。

阿福:“放心,嫂子,只要你乖乖配合,让我的懒觉干得你肉穴够爽,我会好好疼你的。”

阿福说完后从口袋中拿出一瓶药水,捌开玉茹的嘴,整瓶由玉茹的嘴中全灌下去。

“咦,那不是上次你买的强力春药吗?”小刘问

阿福:“不错,要玩就要玩个爽,想奸她就让她再多浪一点,这才够爽。”

说完,玉茹已经眼咪咪的呻吟,完全的沈浸在春药的掌控中。

阿福:“她刚刚被你干这么久,穴里面还有她被公狗操出来的精液,让我先帮她的烂屄洗一洗吧吧!”

阿福随手拿了一瓶啤酒,叫小刘把玉茹双腿抱起张开,开着口的淫穴还留着精液,阿福将啤酒就直接插入玉茹的淫穴中,就看着整瓶啤酒全倒进阴道中,啤酒泡泡布满整个阴户。阿福再拿起桌上冰桶中的冰块,一把冰块就全塞进玉茹进下体,手紧紧的压住洞口,玉茹全身扭动,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大约三分钟后,阿放开手,一大片啤酒向瀑布一样源源流出,玉茹全身一直抖动,应该是冰块的刺激让她颤抖不已。阿福见状也渐渐开始勃起,马上脱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十多公分又长又黑的大懒觉,站在玉茹面前命令玉茹吹喇叭。

“快帮我把老二吸硬,等下才能插烂你的骚穴,欠干的女人!”阿福命令著。

此时玉茹下口啤酒正一滴一滴的流出,嘴吧含着阿福的大鸡巴吸吮,两个乳房则是小刘一手一个在搓揉玩弄,真是全身上下都给这两个色狼爽透了。

“哦……真爽,这么漂亮的女人给凯文用真是浪费,不如拿来给我和老板你好好享用,免得暴殄天物,干!”阿福一边抱着玉茹的头吹喇叭一边说。

“讨厌,妳们怎么可以这样说?”

“以后只要你鲍鱼淫痒、空虚欠干,就来找我和小刘帮你吧,哈哈。”

“这叫做‘朋友妻,众人骑,干起来最爽’,何况你比我玩过的妓女还骚还浪。”小刘竟将我温顺的妻子比作人尽可夫的妓女,真是气人。

“小刘,换个姿势我的老二已忍不住要来干这女人的骚穴了。”想不到平时古意的阿福竟要在我面前奸我玉茹了。

此时小刘叫玉茹面对我趴下:“小美人,阿福在你男朋友面前奸你,让她看看你的贱样,好不好?呵呵..可惜他昏迷中。”

“不要!我不要在男朋友面前被强奸。”

小刘赏了玉茹一巴掌,强迫玉茹趴在我面前,她偷瞄了一下装睡的我,便低下头没再反抗。

阿福握住那根已被玉茹吸硬的大阴茎:“嫂子,我要来干你了,高不高兴啊?被我干爽时,一边看你男朋友、一边叫春,包你爽歪歪,干死你!”阿福的鸡巴“滋”一声,就干进了梦寐以求的嫩穴内。

“啊……好粗……好长……阿福哥……你干的好用力……快把人家的鲍鱼都干破了,啊……”

“这根比你男朋友的还长还粗吧!干死你,欠男人奸的骚货!”

“我来帮你干这骚货,干她鲍鱼不够深,她不爽的。”小刘怕阿福干我玉茹不够深,还在后面推他屁股。

阿福已在小刘从后推动下,双手抓住我玉茹臀部,“啪啪”地用大鸡巴狠狠地抽干玉茹那想收缩、但又被用力插开的嫩穴,再迅速从肉洞抽出,也抽出玉茹被奸爽而溢出的淫水。

玉茹还被阿福抓起头来看我,“快看,小荡妇,你正在男朋友面前和我通奸,爽不爽?”

玉茹则一边看我、一边叫春,享受这样的快感,她却一点也不羞耻,真是个淫妇。

阿福不客气地一边干着我玉茹的肉穴,一边用双手抓住她乳房搓弄把玩,“小刘,你推得渴不渴?我挤她的奶汁给你吸。”

“好啊,我正口渴,以后不用买牛奶,吸她的奶就够了。”

想不到小刘竟说以后不用买牛奶,想喝就叫玉茹让她吸奶,真是“骑”人太甚!

此时阿福已用力挤压着我玉茹丰满的乳房,让躺在地上的小刘大口吸吮玉茹的乳头,吸得两颊都凹了进去。

“好吃!再来,用力挤出她的奶!”

玉茹在两人的轮奸下,只得叫春不已:“啊……阿福……你干的好重……好深啊……大龟头每下都干到人家的穴心……啊……这下干到人家的子宫口了……小刘哥……你吸奶的功夫真是一流……人家的乳汁都快被你吸光了……啊……

在他们一个干我玉茹肉穴,一个拼命吸她奶子下,玉茹似乎达到第一次高潮。

阿福:“贱货,你男朋友那根和我比,哪支长?”

“嗯.…嗯.…,当然是哥哥的较长,人家快受不了……”

想不到玉茹竟夸阿福的鸡巴比我长,还干得她受不了,真是贱人,亏我这么疼她。

阿福:“那你男朋友平时用什么招式干你?你最喜欢什么相干体位?”

玉茹害羞地说:“人家男朋友只会男上女下那种,而且三分钟就出来了,哪像你们,可以玩人家这么久还硬梆梆的,至于什么体位作爱,人家不好意思说,就是那个……嘛!”

小刘插话说:“我刚才把她抱起来边走边干,她好像被我干得又羞又爽,一直都不敢看她男朋友,怕被人看见她被奸爽的骚样。”

阿福说:“这招叫猴子爬树,原来你也喜欢这招。”此时阿福已拔出那根干了玉茹百余下的鸡巴,上面还滴着她发情的淫液。

“小骚货,你的淫水还真多,快帮我舔干净!”

玉茹也遵命地跪在阿福面前,大口地吸舔他的鸡巴,连两颗大睾丸都含入了口中,令阿福色心又燃,牵起我玉茹的手,玉茹也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阿福已握住鸡巴,“滋”一声插入玉茹那饱受摧残的肉穴,再用两手抱起玉茹的玉腿,一边走、一边操她肉洞。

“嫂子,抱我愈紧,我的大鸡巴才能干得你鲍鱼愈深!”

见阿福抱着玉茹,像猴子爬树一样,一边走、一边干她的淫穴。

“宝贝,这招相干的姿势,爽不爽?”

玉茹却害羞脸红、闭目享受,有时哀怨又无助地偷看我,但又马上转过头,小鸟依人地靠在阿福结实的胸膛上。

“好妹妹,不用看你男朋友,他不会起来破坏我们的好事。被哥哥干爽时,可以尽情叫春,我今天会好好让你爽死的。”

见阿福抱着玉茹,在客厅一边走、一边干,玉茹由于体态轻盈,加上全身腾空,只有双手紧紧搂住阿福,两个奶子压在阿福状硕的胸膛上,加上双手抱着这美臀,又控制玉茹的嫩穴来吞吐自己的大鸡巴,真令阿福淫兴大发,便向一旁休息的小刘说:“小刘,快拿数位相机,帮我和这荡妇拍照留念!”

“讨厌,人家会害羞,不要……”此时小刘已拿出数位相机,阿福把玉茹臀部抱得紧紧的,大鸡巴整根深深顶在她的子宫口。

小刘:“小美人,双手搂紧他的脖子,秀出你最欠干的骚样!”

此时玉茹害羞地转过头来,轻靠在阿福健壮的胸膛上。 “拍了不少好镜头,好玩耶。”想不到阿福竟想留下他和玉茹性交的照片,作为以后要胁玉茹、任他奸淫的把柄。

“讨厌,这种照片要是传出去,以后人家怎么见人啊!”

“放心,小宝贝,只要老子想干你时,你就乖乖地来享受,就没事啦!不然的话,你知道下场的!”

“小骚货,过来吸我”小刘阴茎稍软,又令玉茹帮他吸弄

“嘿嘿,你的淫穴又紧又有弹性,用两支懒觉来干穴,一定爽死你!”

此时,玉茹吸小刘的懒觉吸得两颊都鼓了起来。鸡巴在玉茹吸吮后,又次再度坚硬挺拔,小刘先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再令玉茹面对他套入大鸡巴坐下。

“啊……小刘哥……你的鸡巴又变长……又变粗了……啊……”

此时小刘也用力抱住玉茹的屁股来吞吐大懒觉。

“干死你,小骚货。阿福,你可以从后面插进来了!”

“阿福,不要,人家的小穴不能容纳两支大鸡巴。”

阿福也不管玉茹的哀求,只想试试两支鸡巴干同一个肉穴的快感。

“嫂子,我和小刘两支大懒觉,会把你的鲍鱼干得爽死,不用怕!”

见玉茹那紧密的肉穴已有两支大鸡巴塞入,连一点空隙都没有,两个色狼又黑又壮的体格,和玉茹白晰娇嫩的玉体形成强烈的对比。再看见玉茹那个饱受摧残的阴道口,塞满两支又黑又粗的阳具,正在出出入入,不时传来两个男人的三字经和玉茹被奸爽的淫叫声,令我有种罪恶感的亢奋产生。

当小刘和阿福正联手奸玉茹时,小刘说:“阿福,这个欠干的女人,没有两支鸡巴操她是不会爽的。”

阿福:“想不到这么紧密的嫩穴,竟能同时塞入我们两支大懒觉。真爽,干死她!”

玉茹:“啊……你们两个好坏,人家的快被你们干破了,啊……”

此时玉茹也害羞地偷看我是否已清醒,是否看到她被两个色狼轮奸时的骚样:“啊……这下好深,阿福哥,你的鸡巴干得太深了……啊……小刘哥,你鸡巴上的入珠,刮得人家阴道好麻、好痒,啊……”

小刘也看着玉茹的娇唇动心,两人亲热地深吻起来,令阿福吃起醋来,便双手抓住玉茹的乳房用力搓揉,令玉茹全身上下都给这两个色狼奸透了。不久,阿福也要求亲我玉茹,便仰躺在地上,让玉茹面对他套入大鸡巴,玉茹也害羞地伏在阿福身上,任由他一前一后操她淫穴。

“小刘,换你从后面插她吧!”

此时小刘阴茎稍软,便拿出印度神油抹在龟头上,大懒觉再次青筋暴胀。

玉茹:“小刘哥,你在抹什么?”

小刘:“骚货,等我擦上神油,我的老二便可以再操你几百次仍然坚硬无比,哈……”

阿福也让玉茹坐起,两人抱着相干,他两手用力抱住我玉茹的下体,来回吞吐他的大鸡巴。

玉茹双手搂紧阿福的背部,下体任由阿福来回套弄大鸡巴。偶而,她也会偷看一下自己下体的,正有一根又黑又粗的阴茎在不断插入抽出,令她粉颊一阵晕红,便靠在阿福的胸膛娇嗔叫淫。

阿福:“这招老树盘根,把你抱着干穴,爽不爽?小荡妇。”

玉茹:“啊……阿福哥,亲爱的,你抱得人家下面好用力,啊……你的两颗大睾丸撞得人家阴阜好痒、好爽……啊…………”

此时小刘的阴茎在抹上神油后,再度充血坚挺,又看着阿福和我玉茹在抱着交合,下口紧密结合,连上口也亲得火热,令他忍不住的说:“这娘们似乎很喜欢被男人抱着干穴,让我也来抱抱她。”

阿福这时才意犹未尽地放开玉茹,玉茹害羞地放开搂住阿福的手,再转身搂住小刘的脖子,下面的肉穴又换了另一支大鸡巴。

“好哥哥,你的鸡巴又变硬……变粗了,啊……插得人家穴心好深、好麻……啊……”

玉茹只好双手搂紧小刘的脖子,下体任由他抱紧来吞吐大鸡巴,小刘不时边干她,还边骂脏话,真令她又羞又爽。

“小美人,小刘哥抱着你相干,爽不爽?”

“讨厌,你们两个色狼好坏,专门欺负良家妇女,人家不说了!”

“宝贝,抱紧一点,哥哥才能干得你更深更爽嘛!你的两个奶子撞得我胸部好爽,来,让哥哥亲一下。”

小刘也不放过玉茹的娇唇,四片相接,舌头也勾搭起来。

“阿福,顺便帮我们拍一张抱着相干的照片做纪念,以后我想干女人就不用找妓女,一天要干她几百次都可以了,哈……”

想不到小刘也学阿福,想留下玉茹与他通奸的証据,把玉茹当作妓女一样任其逞泄兽欲,真是可恶!

“小刘,你这样抱着人家干又拍照,人家好害羞,你的毛手捏得人家屁股好用力,讨厌,啊……这下干得人家穴心好麻……”

“小骚货,你想不想干深一点,顺便享受被射精进入子宫的快感?”

“不行,不行,如果哥哥射精在人家子宫内,人家会受精怀孕的。”

“哪有只要享受干穴的高潮,而不要体会一下被我射精进入子宫的快感?反正你这母狗刚刚都给野狗干过,公狗精液还不是全射进去,今天我就将我的好精华送你…,哈哈哈………。”

此时小刘已把玉茹平放在地上,在她下体垫一块座垫,令她阴部高突,以便承受他射出的精液,恨我此刻仍全身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玉茹要被强奸受精怀孕。

小刘:“小荡妇,我就帮妳男朋友射精进入你的鲍鱼吧!哈……”

玉茹:“不要射在里面啦,人家会大肚子的,不要啦!”

小刘不管玉茹的哀求,已压着玉茹用男上女下的方式,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操她的肉穴,不时传来“滋滋”的淫水声、与性器交合的“啪啪”声、再加上小刘的淫言秽语和玉茹的叫床声。

“这下干得你够不够深?……这下爽不爽?干死你!”

“啊……这下好深……啊……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啊……”

阿福也不放过玉茹胸前晃汤的玉乳:“好妹妹,我想和你乳交,好不好?”

“讨厌!人家的乳房被你那坏东西插,羞死人了!”

“别害羞,试过就知道,保証你爽歪歪!”

可怜的玉茹下口被小刘一下比一下重、偶尔还会旋转地抽插嫩穴,连两个乳房也被阿福挤压出乳沟,夹在中间的一根大阳具来回抽送,令她上口不断地叫春,以助二人淫兴。

“阿福,你干得人家乳房………好酥……好爽……啊……小刘哥,你的大龟头顶得人家子宫好重……人家的小穴穴快被你的大懒觉撑破了!”

阿福干了一阵我玉茹的乳房后,也下来在小刘背后推他下体,让小刘的鸡巴可以干得玉茹的肉穴更深、更重。

“啊……阿福,你好坏哦!……推得这么用力,人家的小穴快给他干穿了……啊……这下干到人家子宫了!”

阿福不理玉茹的求饶,仍狠力推送小刘的下体来抽干玉茹。

“小荡妇,小刘的鸡巴有没有干到你的鲍鱼深处?……哈……”

小刘:“阿福,快用力推,我要射精进入她的子宫了!”

此时阿福加快推送小刘下体,让他猛烈不留情地用大阴茎抽插我玉茹的淫穴,见三人都气喘如牛,玉茹的下体仍不断被操出淫水,小刘两颗大睾丸也来回撞击她的阴阜,令她春心荡漾,似乎不再反抗,准备接受小刘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还用手轻抚着他的两个“巨蛋”。

“我的烂觉够大吧!等一下射精进入你鲍鱼内,让你爽死,贱女人!”

抽插了玉茹百余下后,三人气息渐急,最后小刘用力将大鸡巴干入玉茹的子宫口,“咻咻”的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

“干死你!”

“啊……你的精液好多、好烫,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哦……”

小刘射精后三分钟,才把鸡巴从玉茹那注满精液的肉穴中拔出,再与阿福击掌交“棒”,要轮流射精进入玉茹的阴道内。

糟糕!如果连阿福也射精进入玉茹子宫,以后玉茹受精怀孕,生下来的小孩要叫谁做爸爸?

“阿福,你不能再射精进入人家子宫内,不然,被你们奸出来的小孩要叫谁做爸爸?”

小刘答腔:“哈……一样叫你男朋友做爸爸啊!……我们只是代他干你,让你受精怀孕,让他作现成的爸爸,不好吗?”

真是可恶!居然要让我戴绿帽,还想让我搞不清是谁播的种。

此时阿福已压在我玉茹身上,将大鸡巴再次插入她那不断流出小刘精液的淫穴内抽干,小刘也卖力地推著阿福的下体。由于他力气大,推起阿福的下体去干我玉茹的肉穴时,更是粗重有力。

“啪啪”的两人性器交合声,伴随着玉茹的淫叫。

“啊……小刘,你推得太重了……啊……这下干得太深了……啊……人家的小穴快被阿福的大懒觉干穿了……啊……”

阿福:“小刘,再用力推,我要射精进入她子宫了!”

说著,经过百来下的抽插,阿福也“咻咻”地把他浓稠的精液,射入玉茹的子宫内。

“啊……阿福哥……你的精液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好满、好多哦……”

阿福在射精进入我玉茹的子宫后,仍紧紧顶住她穴心五分钟才拔出,以免精液流出。

当三个奸夫淫妇经过一番妖精打架后,全累得瘫在地上,玉茹淫穴慢慢流出一大片白色的精液与淫液,小刘和阿福得意的淫笑着。

完毕后约十分钟,玉茹似做了亏心事地摊坐在我旁边,小刘则到柜台拿出假阳具到玉茹的面前把玩,玉茹累得闭着眼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小刘拿起假阳具,扳开玉茹的屁股,露出像核桃似的肛门。

啊,不要,不要这样!玉茹知道小刘要做什么,只得哀求着。

再玩妳一下,看妳还会不会装清纯!小刘拿起假阳具用力往肛门一插。

鸣,啊!玉茹肛门一痛叫了出来……。

转动的假阳具一下子又把玉茹弄得舒服了,阿福拿起绳子将假阳具和玉茹淫穴紧紧绑起来扣住,二人看着玉茹因为肛门奇痒全身扭动而大笑。

哈哈……这贱货再来玩玩她。小刘走进浴室,拿了几样东西出来。原来是男人用的刮胡刀和刮胡膏,还有一把剪刀。

 

“这淫妇的阴毛太多太乱了,所以才会那么淫荡。我现在把它刮掉,以后这贱穴就是我的奴隶了。”

“不要!……求求你…小刘哥哥……我都听你的……不要……我再让你干……请你住手……”玉茹拼命地摇著头。

小刘不理会玉茹的哀求,用剪刀把玉茹的阴毛减得短短的,然后在剩余的部份涂上刮胡膏。

“淫妇,不要动哟,否则可是会流血的。”阿福抓住玉茹笑着说。

晓紧紧咬著双唇,拼命地忍受刮胡刀刮在耻丘上的骚痒感,好不容易刮完了,晓的阴道口又是一片洪水。

阿福这时还没有获得充足的满足,他从冰库中拿出小核桃。玉茹觉得有凉凉的东西碰到阴唇。可是无法知道阿福要做什么事情。

”啊!不行啊……你要做什么……哎呀……”

阿福拿掉在玉茹屁眼上的按摩棒,屁股的双丘被拉开,有一种带疼痛的奇妙快感,像涟漪一样扩散。原来是阿福拿小核桃沾上蜜汁塞入屁股洞里,这种小核桃的大小像大拇指,形状像小圆球,所以沾上蜜汁,轻易就能塞入肛门里。浅褐色的肛门,张开菊花蕾把核桃吞进去。

”啊……不行啊……啊……”

玉茹到今天还没有把异物放进肛门里的经验,括约肌被推开有一点痛,可是,有更强烈的未曾有过的快感,在直肠里产生,使玉茹的下体颤抖。

再多塞入几个核桃吧。核桃把菊花门推开更大,带着疼痛和骚痒的快感进入直肠里。进去以后,菊花门立刻封闭,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阿福好像对这种样子感到很好玩,继续塞入核桃。

”痛啊……饶了我吧!”

”不用怕,会和大便一起出来的。”小刘性奋的在旁边说。

”不!不要了……啊,我的身体……身体好奇怪……”玉茹一面哀求,一面不停的扭动屁股,括约肌收缩时夹紧核桃,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那从这边能塞几个核桃?”阿福自言自语的说著,又把二根手指插入淫穴内。

”唔……求求你……不要啦。”玉茹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刺激,没命的摇动头发。

”哇!从这里能感觉出核桃进入屁股的洞里!”阿福隔着阴道用手指抚摸塞入屁股里的核桃,敏感的阴道受到直肠里如念珠般连在一起的核桃刺激,一股痲痺的快感从后背向上冲。双膝猛烈颤抖,双腿失去力量。

”啊……啊……”阿福的手指在玉茹的阴道里,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玉茹的尖叫声慢慢变成甜美的哼声。

”真好玩,能数里面有几个核桃。

”啊……好……啊……”阿福用最快的速度开始抽插手指,玉茹的屁股不停的摆动,手指几乎全陷入阴道中。从阴唇流出蜜汁,顺着大腿根向下流,觉子宫里火热膨胀,肛门里有骚痒的痲痺感。阿福的手指继续抽插。另外的手又拿一个圆形的核桃塞入肛门里,玉茹扭学身体,发出咆哮的声音,当达到高潮时,整个人都瘫了。

”这样就够多了。”阿福拉玉茹的手让她站起来。

”啊……啊……”站起来时,直肠里的核桃,又发生刺激作用。下半身摇摇摆摆的几乎不能走路。可是,阿福拉玉茹的手,看着她像走在月球的表面的样子,一直拉到门边。阿福突然拉放下玉茹,因为小刘要玉茹躺在桌上。

”妳仰卧,举起腿吧!”不用小刘说,突然失去支撑的身体,已经四脚朝天的仰卧,然后小刘把双脚举起,像替婴儿换尿布的样子,当然,阴户是完全暴露出来。玉茹真想大哭大叫一场。

”不要了!你又想玩弄我吗?不能这样!”

”我只是想试一试另一个地方能进去几个核桃。”

”不……不要……!”

”屁股里只能进去六个,妳想,你这贱穴里能进去几个呢?”

”我不知道……那种事……”

”不知道吗?那么就试试看吧。”

”哎呀……求求你,还是饶了我吧!”

”一个……二个……三个……”小刘把阴唇向左右拉开,一面大声数,一面粗暴的把核桃轮流塞入玉茹的淫穴里。玉茹心里虽然不要,但现在的状况也只有认命的让他弄下去。

小刘并没有直接把核桃塞入深处,他采用一个推一个的方式推进去。塞入十个、十五个时,玉茹的淫穴被核桃的刺激弄得颤抖,就好像有很多小龟头同时进入一样。子宫被三个核桃夹住,好像有三个龟头同时进攻子宫。

”啊……不行啦……”塞入二十个核桃时,玉茹终于发出甜美的浪声,阴道里的核桃成为无法克制的刺激,使玉茹不由己的扭动下体。

”真厉害,进去二十个。”

”这样,你玩够了吧,快一点把核桃拿出来。

”不,刚刚才放进去,马上拿出来就不好玩了。”

小刘把玉茹的大腿合在一起,从桌上拉起来。

”啊……啊……啊……”双腿合在一起会缩紧阴道壁,迫使里面的核桃蠕动,核桃像动物一样慢慢的移动,阴道变窄,子宫受到压迫,二十个核桃比最大的阴茎还要大,还要硬,把有弹性的阴道塞的满满的。

一整晚虽然阴道被玩了那么多次,但玉茹感到舒服……无法形容的痛苦感和快感达到里面的深处,终于有巨浪般的恍惚感涌向玉茹。玉茹的后背弯成拱形,扭动身体,呼吸急促。可是愈扭动身体,核桃愈在玉茹的身体里活动。下体里不断产生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感不继涌出。

”啊……”玉茹又发出好像很苦闷,但又甜美微小的哼声,手指紧紧抓住桌子,几乎留下指痕。

玉茹没有办法忍受进入下体的核桃造成的刺激。只要略动一下,阴道或子宫就会发生磨擦,已经受不了,小刘露出淫邪的笑容,就像看有趣的动物生态实验,观察玉茹苍白的表情。

”啊……啊……”玉茹一直从嘴里冒出苦闷的声音,脸色愈来愈苍白。

小刘和阿福对这种情形感到非常有趣,瞪大眼睛看玉茹,丝毫没有对玉茹有怜悯的样子。玉茹已经无力站立,倒在地上。

”我给妳拿核桃出来,妳双手着地,把屁股抬高。”阿福说

玉茹咬紧牙关,照阿福的话采取那种姿势,把大腿分开,后背向上挺,同时把屁股也抬高。

阿福从玉茹的背后看屁股,仔细的欣赏。浅红色的阴唇微微分开,露出湿润的溪沟。不过已经吞下二十个核桃的阴道,大阴唇红红的隆起,而且还看到有包皮包围的阴核。阿福的手指在阴核上揉搓,结果阴核逐渐膨胀,从薄薄的包皮中露出肉头。

”不行啊……不要这样玩我…我受不了…快一点拿出核桃吧……”玉茹心里知道这时候不能扭动屁股,可是一被他摸到火热的阴部,就无法忍耐。阿福把阴唇向左右分开。阿福伸入食指开始挖出核桃。一面看玉茹的反应,一次又一次的用食指插入肉洞里,挖出沾满蜜汁的核桃。

 

”啊……唔……”从玉茹的嘴里,不时的发出甜美的哼声,同时扭动屁股。

阿福对玉茹的反应感到非常有趣,这称得上是绝色美女的女人,现在发出淫靡的声音,性感的扭动雪白的屁股,阿福在心里想,女人的阴户受到戏弄后,会呜呜的哼著扭动屁股,只要控制女人的阴户,就能使女人像奴隶一样的听话。阿福瞪大眼睛,仔细的观察玉茹的反应。

玉茹的表情绝对是舒服的样子。阿福仔细观察玉茹的表情,在湿淋淋的阴户周围磨擦。

”啊……不行啊……”

果然,她是舒服了。阿福对玉茹的反应有位心之后,突然把食指和中指连根插入肉洞里。核桃已经拿出一半,肉洞里已经有空间,手指在里面活动时,核桃一面转动,一面刺激阴道和子宫,同时发出淫秽的声音,从洞口流出蜜汁。

”啊……唔……啊……”玉茹终于发出尖锐的叫声,身体颤抖迎接海浪一样不继来临的强烈快感。

阿福感到非常兴奋,开始拼命的用指抽插,同时搅拌里面的核桃。

”啊……好……唔……好……好……”玉茹向高峰奔去。理性的防线已经被淫魔的手攻陷,扭动水蜜桃般的屁股,呼吸急促发出哼声。

快要泄出来了!太好了!快了……求求你……更用力的插吧……玉茹这样大叫,同时拼命的旋转着屁股。阿福也为看清楚玉茹最后的表现,手指也自然的加快速度。

玉茹受到无法区分痛苦还是快感的强烈刺激,有几次快要达到绝顶,每次都不顾一切的发出陶然的间歇哼声。从肉洞里流出的蜜汁,形成一条湿线滴在地上。大阴唇和哭肿的眼睛肿起来,同时随着手指的进出,不停的收缩,阴核完全从包皮露出,肛门像吃里面的核桃,浅褐色的洞口不停的蠕动。这样的反应,使阿福胯下又硬了起来。

阿福这时候从玉茹的阴户里拔出手指。

”不……不要停……”

玉茹的高潮就要来临,上气不接下气的扭动屁股,要求阿福用手指抽插。

”真的很舒服吗?”

”啊……好……不要停止……快啦……继续弄吧!”

阿福猛烈把手指深深插入,同时在肉洞里用力挖弄。心想玉茹这贱人真是淫荡到极点。

”噢……好……啊……啊……”

快感像波浪一样不停的涌出。玉茹终于达到高潮,一颗颗的核桃慢慢掉出来,然后全身瘫痪在地上。

小刘:“小贱人,你刚才的表现不错喔,天快亮了,该叫妳男朋友起床了,别忘了你的淫照全在我手上,我下次找妳时妳就要马上过来让我们二人爽,不然妳男朋友很快就会知道妳是一个被狗干过的贱人。”

玉茹低着头点了点,知道自己以后已经完全受这二人掌控了。

小刘:“你这骚货去穿好衣服,阿福你把桌上和地上清理一下,凯文我去拿条毛巾叫他起来了。

一会儿小刘将我的脸擦一擦,摇摇我叫我起来。

还装做没事的对我说:“凯文,醒一醒,喝醉了睡够久了,怎么你和嫂子今天二人都这么快醉??”

我故意装糊涂说:“咦?到底怎么了,玉茹也醉了吗?真不好意思。”

玉茹:“我也醉得不醒人事,天都快亮了,我们该回去了。”

我听玉茹这么说知道她在这两个淫棍奸了她之后,还要保护她们骗我,我心里真是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当我和玉茹踏出店门口后,耳畔彷佛还听到小刘和阿福的淫笑声!而玉茹还是和以前没二样,一样牵着我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今天要不是我没被迷昏,我还不知道现在牵着我的手的女人是如此淫荡,更糟糕的是这女人除了已经被人玩过之外,竟然还让二人射精进去,连狗也一样干过她,现在她却若无其事,我倒要看看接下来她怎么成为人尽可干的贱货!!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热门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