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更新: 0 | 影片: 19659
强奸旗袍丝袜美少妇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王香萍,一位41岁的国企高档餐厅主管,165的身高,匀称的身材,一头烫卷的披肩发,非常符合这个工作的要求,特别是她的容貌,虽然已经40了,不但风韵犹存,穿着丝质旗袍,肉色丝袜与黑色高跟鞋时的样子,是年轻女孩所没有的风骚味道。王香萍在这个已经工作了很多年,对这里的一切非常熟悉。

同时,在餐厅工作与生活也很规律,除了冬天以外,每天中午工作完,王香萍都会去更衣室脱掉旗袍与高跟鞋,换上白衬衣与黑色短裙,穿着肉色连裤丝袜与拖鞋去浴室洗澡,洗澡结束后,顺手把穿了一上午的丝袜洗了,再回到更衣室,换回旗袍,洗了的丝袜挂在更衣柜门上的挂钩上,穿上高跟鞋,拿着新的或是洗干净的丝袜,去餐厅的小包房里休息,到了下午上班之前,再穿上肉色连裤丝袜化好妆去上班,这样平静的生活一直如此。

这一天早上,王香萍还好旗袍,准备上班,餐厅人事部的李总找到她并带来一个60岁的老头,说:香萍,这是咱们集团张总的表叔,安排在咋们餐厅工作,你看看有什么岗位比较合适呀,王香萍刚看到这个老头的时候并没在意,听了李总的介绍,这才假装的热情起来,说到:您是李总的叔叔呀,失敬啦,您今年多大年纪呀?老头在李总和王香萍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用那双小眼睛瞄著王香萍并想着什么,听到王香萍问自己,才停下眼神回答到:哦,我已经快60啦,58,王香萍马上故作惊讶的说到:您有58岁呀,不像不像,我还以为您45、6呢。

老头笑了笑没说话,王香萍想了想接着说:李总,后勤部的王师傅马上要离职,要不就安排在后勤吧,咱们这里餐厅很多需要维修的工作,还有浴室下水,更衣室的灯泡和更衣柜的门锁也经常坏,您看呢?李总想了想问到:您干过这些工作吗?老头很痛快地说:可以,以前在老家厂子里啥都干过,没问题。李总说到:行,那就这么定吧,今天让王主管带您在餐厅转转,熟悉熟悉,安顿好,明天上班。老头听了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

李总走后,王香萍对老头说:一会儿就要上班了,我先带着您看看,以后就称呼您张师傅吧,老头说:行,叫什么都行啊,你叫王什么来着?王香萍介绍到:哦,我叫王香萍,是这里的餐厅主管,以后有什么事,您找我就行。老头说道:哦哦,好的,你的年龄小吧?王香萍回答道:不小了,41了,老头借机认真的看了看王香萍的脸,王香萍的眼睛不算大,但却是很妩媚的杏仁眼,长长的睫毛,黑色的眼影,显得很端庄,脸颊上打着薄薄一层粉底,嘴的大小适中,较薄的嘴唇上涂著大红色的口红,很是性感,说到:41岁还这么漂亮,身材还这么好,骗我呢吧?

王香萍笑道:您是张总的叔叔,我哪里敢骗您呀,主要是化妆和穿旗袍的原因吧,您过奖了。说完,就带着老头熟悉餐厅去了。老头跟在王香萍身后走着,眼睛却一直在王香萍身上,高挑的身高,乌黑的卷发,红色的丝质旗袍紧紧的包裹这王香萍的身体,细细的腰间下,圆润上翘的臀部扭动着,旗袍的开气不高不低,肉色连裤丝袜上部的袜挡边若隐若现,一双包裹着肉色薄丝袜的长腿,规律的走着,黑色细跟高跟鞋发出咯咯的响声,这样的女人,让老头有些燥热。

等熟悉完餐厅的各个部位,最后来到女更衣室,女更衣室是一间独立的房子,通过一条小过道来到更衣室门前,进了门,一股女人特有的香味扑面而来,味道里有香水的香味,护肤品浴液的香味,女人身体的体香混在一起,多数男人对这样的味道感到兴奋,老头也不例外,更衣室里有3排更衣柜,每排有8个柜子,每排柜子中间有一个长条的绒面椅子,更衣室里很干净,每排柜子的尽头有一个小垃圾桶,里面有一些零食的袋子和一些女人特有的垃圾,还有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更衣室里的灯光亮度适中,每排柜子中间有一组双管的白帜灯,三组开关就在小垃圾桶对着的墙上面,更衣室里没有窗户,只有两组排风扇,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看完女更衣室,王香萍把老头带到后勤部宿舍,王香萍说:您以后就住这里吧。老头看了看,这间屋子不大,里面有一张单人床,对面有一张写字台,上面有一部电话,写字台旁边有一组同女更衣室里一样的更衣柜,墙上挂著一台空调,老头很满意,说到:好,谢谢啊,你先去忙吧,我把行李拿过来,收拾收拾。王香萍听了说:好的,那您收拾吧,我去上班了,有什么事,来餐厅找我就行,说完,王香萍转身走了。

老头取来行李,收拾好床铺,躺在床上,点燃一支烟,回想着王香萍的样子,小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淫秽的神情。

王香萍回到餐厅,忙碌了一上午,中午下班后,照旧去更衣室换了衣服,拿着洗澡的袋子准备去洗澡,忽然想起新来的老头,便先去后勤宿舍了。来到后勤宿舍,门是虚掩著的,王香萍没有敲门,在门外问到:张师傅您在吗?老头正在床边坐着,说到:在呢,进来吧,王香萍推门进来说:张师傅,咱们这里每天下午2点到4点,晚上10点到12点可以洗澡,上午忘了和您讲了,老头看着王香萍,一边答应着,一边把眼光停在了王香萍穿着拖鞋的脚上。王香萍走后,借着屋里残留的王香萍身上的香味,老头眼前浮现出的是一双透明脚趾的肉色丝袜包裹在一双白白的脚上,十个脚趾头上,大红色的指甲油在丝袜的衬托下,格外性感和诱人,老头的嗓子有些发干了。

王香萍来到浴室,一边洗澡一边想:真是个色老头,在我身上看来看去的,这么大岁数了,真恶心,但是,又一想,张总是集团负责人事的老总,提拔谁他说了算,老头又是张总的叔叔,我今年都41了,在不找机会调到集团总部工作,就没有机会了,上次张总来餐厅视差工作时,还特意透露过集团总部行政部经理快退休了,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否则,只能在下面混了。这个老头,这个岁数能安排在餐厅工作,与张总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又是亲戚,如果把他照顾好了,让他在张总面前美言几句,那机会就大多了,想到这些,王香萍心中有了一丝窃喜。

老头叫张健,确实是集团张总的叔叔,曾经在老家工厂里做过副厂长,那时对张总一家也帮过很多忙,和张总家关系走的很近,老头没有别的嗜好,就是好色,当副厂长的时候,利用职务之便玩过不少女人,由于他经常和朋友说他的鸡巴特别大,他的朋友还给了他一个绰号,叫张大棒。后来,看了日本的毛片,喜欢上了丝袜,也喜欢上了强奸,到最后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看到身边穿丝袜高跟鞋的女人,只要有可能,他都会想尽办法搞到手,利用这些女人的弱点和需求,胁迫或是诱奸她们,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在50岁那年,被她胁迫奸污的一个女人报警并抓获了,判了8年,这次是刚从监狱里出来没多久,因为没脸回去,这才找到他侄子,只是这一切,王香萍并不知道。

时间过了1个月,老头也熟悉了这个餐厅的每个角落,当然,也与餐厅的女服务员熟悉了,老头在监狱里待了8年,在加上在高档餐厅工作,每天看着这些丝袜高跟鞋女孩,早就憋的不行,只是刚来外地,人生地不熟,又没有钱,所以一直忍着,也试图勾搭过服务员,只是人家根本不用正眼看他这个秃顶糟老头。更主要的是,老头心理特别想干的,是王香萍,虽然年纪大一点,但是保养的非常好,而且,王香萍非常有韵味,从见到王香萍第一天,老头就想干死她,只是,一直没有设计好怎么下手最安全,他可不想再进去了。

这一个月时间,他始终在观察王香萍的规律,同时,装出一副已经老了的样子接近王香萍,让她放松警惕,当然,他也利用晚上维修女更衣室的机会,撬开王香萍的更衣柜,舔闻王香萍的高跟鞋和洗过的丝袜,但老头还是忍住没有射精,他要把自己憋了8年的精液,都留给王香萍。

又过了半个月的一天下午,王香萍像往常一样,洗完澡,换好旗袍和高跟鞋,拿着一双新的肉色丝袜来到小包房休息,躺在包房的沙发上,王香萍想着昨天下午集团人事部发的邮件,思绪万千,邮件的主要内容就是要在下个月月初,确定新的行政部经理人选,这次,有3个备选人员,条件、人脉都和王香萍差不多,这让王香萍很着急,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该怎么办呢?想着想着,手机的闹铃响了,王香萍中断了思考,打开包房里的灯,发现一个灯泡坏了。

王香萍习惯性给后勤部宿舍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没有人接,王香萍看了一下表,皱了一下眉头,拿起放在傍边的丝袜,这是一双超薄的肉色长筒丝袜,王香萍平时很少穿这种丝袜,只是今天上午穿的连裤丝袜洗了,新的用完了,这双长筒丝袜是以前在淘宝买连裤丝袜的时候送的,没办法,应急用的。王香萍坐在沙发上,左脚的脚跟支在沙发边上,脚趾上翘,双手把一条长筒丝袜套在脚趾上,丝袜到脚跟的时候,王香萍抬起左腿,双手把长筒丝袜慢慢的拉到大腿根部,只是王香萍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都在老头的偷窥一下。

原来,老头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知道王香萍中午下班洗澡、去包房休息,而且,他还发现,王香萍去包房休息的时候没有穿丝袜,而从包房出来的时候,是穿着丝袜的,所以,老头断定,王香萍是在包房里穿丝袜的,男人都知道,女人穿丝袜时候的样子非常性感诱惑,老头一直想偷窥,但是碍于后勤人员除了维修以外,不能进包房的规定,迟迟不能如愿,今天正好包房有维修,就在王香萍休息的包房隔壁,老头开始不知道,等修理完,从王香萍休息的包房门口经过。

突然听到了一个特有的声音,王香萍以前得过很长时间的鼻炎,所以,鼻子痒痒,但是工作的时候,又不可以揉,就只能轻微用力的用鼻子出气来缓解,这时,就会发出嗯嗯的声音,现在鼻炎好了,但是也养成习惯了。老头正好听到包房里传出嗯嗯的声音,老头心理一紧,轻轻的趴在包房门缝上往里看,果然,有人在包房的沙发上躺着,灯关着,很暗,但是,包房除了王香萍以外,没有别的人休息,这是规定的。

在加上这个声音,老头断定里面是王香萍,所以老头就一直在偷窥也知道灯泡坏了,王香萍虽然没有睡觉,但是满脑子都是升职的事,也没有注意到什么。直到看到王香萍穿上左脚的丝袜,右脚的丝袜刚刚穿到脚腕上的时候,老头不失时机的推门而入,吓得王香萍啊的一声,愣住了,老头很有经验,虽然看到王香萍穿着一只丝袜另一只穿在脚腕的样子太诱惑了,但还是不慌不忙的说到:哦,王主管在这里休息呀,我不知道包房里有人,对不起对不起,王香萍缓过神来,刚要发火让他出去,突然想到了什么,便故作镇定的说:正好我正要找你呢张师傅,灯泡坏了一个,你赶紧换一下,马上要上班了,老头说到。

哦哦,好的好的,说著拉过一把椅子,脱鞋站上去,老头伸手去拧灯泡,余光瞄了一眼王香萍,王香萍为了不走光,只能坐在沙发上不动,这时,老头诶呦一声说:看我这记性,人上来了,新灯泡忘了拿,王主管,麻烦你递给我吧,王香萍刚要说你自己拿吧,又觉得不好,刚要起身,想起右脚脚腕的丝袜还没穿好,正尴尬的时候,老头说到:哦,对不起啊,你先把丝袜穿好了再拿,王香萍知道老头已经看到了,犹豫了一下。

本来,对于王香萍这个年龄的女人来说,丝袜是很私密的衣服,这也是老头一直没有捡到王香萍穿过的旧丝袜的原因,更不用说当着面穿丝袜了,但是,又一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毕竟这是个老头了,虽然知道这个老头挺色的,但是他也就过过眼瘾了,想到这里,她没有说话,盖这旗袍尽量快速的把右脚的丝袜往上穿,老头斜这眼睛,看着心理痒痒的,真想现在就扑上去干死王香萍,但是,他知道,现在这样做的后果,所以,努力让自己平静,但是,他的大鸡巴还是有了变化,裤子裆部有一点突出了。

王香萍穿好丝袜,穿上高跟鞋,从老头的工具包里取出灯泡,转身递给老头,现在椅子上的老头与王香萍的高度差正好是裤裆的突出位置在王香萍的嘴前,王香萍吓了一跳,啊的一声退了一步,老头心中得意,但嘴上装糊涂的问:怎么了王主管?王香萍被问得没法回答,红著脸说:嗯嗯,没事,顺手把灯泡递给老头,说了一句,快点换好,回后勤部,要上班了,说完转身走了。

老头换好灯泡,回到后勤宿舍,闭着眼躺在床上,刚才看到的景象又浮现在眼前,丰满的乳房撑著旗袍,白色的半透明蕾丝三角内裤,超薄的肉色长筒丝袜,加上穿丝袜时的动作,还有最后对着裆部突起的那一幕,老头的大肉棒有开始膨胀起来。这时,老头的手机响了,是张总打过来的,老头平静了一下,接听了电话:喂,电话里传来张总的声音:表叔,在餐厅工作还习惯吗?习惯,挺好的,你放心吧,老头说到。张总接着说:表叔,下个月要从餐厅选拔行集团总部的行政部经理,特别忙,等我忙完了这事,就去看您啊。老头一听,忙问到:从餐厅选拔,什么人有资格呀?

张总笑了笑说到:怎么,您也想提拔呀,哈哈哈哈。老头也哈哈的笑了笑,不过您在的那个餐厅还真有一位候选人,叫王香萍,是那里的主管,老头听到这里,眼前一亮,不动声色打开通话录音说到:哦哦,是王主管呀,她不错呀,挺能干的,这次有希望吗?张总打趣的说到:是呀,得到您的认可,错不了,哈哈哈,您的意见我必须认真执行啊,老头听到这里赶忙关掉录音,随后又聊了些家常,就挂了电话。打完这个电话,老头自言自语到,真是天助我也呀。

老头仔细的想着,王香萍平时看着很保守很正经,但从她的韵味,内裤和高跟鞋的款式看,应该是个很闷骚的女人,而且,又听说王香萍离婚了好几年,为了孩子,期间也没有再找,如果再用提拔的事情利诱,肯定可以得手,想到这里,老头心中一阵窃喜,他下定决心,今天晚上就干王香萍。

时间还早,老头起身来到女更衣室,员工都在上班,里面没有人,王香萍的更衣柜在最里面的第一个,老头就把另外两组灯的镇流器拔了,这样,整个更衣室里,只剩下王香萍更衣柜上面的一组灯了,弄好了灯,老头又来到浴室,洗了个澡,回到后勤宿舍。时间到了晚上10点,员工开始陆续下班了,老头趴在宿舍的窗户里向外看,员工下班去更衣室的通道,正好经过宿舍窗户前,老头有些焦急的看着,这时,王香萍从餐厅那边有了过来,老头心想。

不好,她现在下班,这么多员工,没法下手,就走到宿舍门外抽烟,王香萍走过来,看到老头,打了一声招呼,老头忙说到:王主管呀,有个事我想和你说一下,王香萍看了一眼老头,敷衍的说到:哦,张师傅,有什么事,明天上班再说吧。说完就要走,老头说到:是关于你提拔到总部的事。听到这句话,王香萍心理一阵,忙转身问:这个事你怎么知道的?张总是我外甥,今天他给我打电话询问了你的情况,老头说到。

王香萍有些差异的问:张总向你询问我的情况?不会吧?老头笑了笑说:怎么,你还不知道呀,我就是张总派来做这件事的,听完这句话,王香萍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老头接着说:这里人多,你到屋里来吧,我告诉你这次选拔的事,王香萍愣了愣,说:哦,这么晚到屋里不方便,要不去餐厅包房里说吧。老头听了,心中窃喜,拖延时间的目的达到了。两个人来到包房,老头瞎编乱造说起来,时间已经快11点半了。

这时,王香萍的手机响了,是值晚班的人员打来的,包房很安静,老头可以听到王香萍手机话筒里说的内容:王主管,我是值晚班的刘畅,您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王香萍说到:没事了,餐厅还有人吗?没有了,所有的灯都关了,电话里说。王香萍说:好的,你走吧,我马上也走。王香萍在打电话的同时,老头色咪咪的眼睛不停的在王香萍身上游走,说话的嘴唇涂著大红色的口红,一对乳房随着呼吸起伏,旗袍的开叉里。

一双雪白的大腿,肉色长筒丝袜在灯光下,闪著水晶般的亮光,大腿根部的袜口尤其性感,黑色漆皮的细跟尖头高跟鞋衬托这脚背,老头心中想到,一会儿老子非要好好的享受一番,干你一宿不可,也让你尝尝我大鸡巴的厉害。正想着,王香萍的电话打完了,老头说到:不早了,王主管放心,我会和我侄子说,就提拔你了,他要是不听话,我就揍他,哈哈。听了老头的话,王香萍也赔笑到:呵呵,那就谢谢您,让您费心了,要是真成了,我一定好好感谢您。说完,两人起身,王香萍直奔更衣室,老头则假装回后勤宿舍,王香萍进了女更衣室,脑子里想着老头的话和老头与张总的电话录音。

非常高兴,进门后只是回手把门一带,并没有关好更没有锁上,王香萍看了看坏了的灯,自言自语到,今天真是好日子,就连灯也是,就我那组灯好著,说著来到更衣柜前。老头看王香萍进了更衣室关了门,便跟了过去,走到门前,发现门只是虚掩著,心中大喜,轻轻推开一道门缝,侧身进去,回身再把门轻轻的推上,在把门上的插销慢慢的插好,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里面更衣柜旁边,伸头望去。

只见王香萍已经脱掉了旗袍上半身,白色的蕾丝内衣包裹着挺拔的乳房,王香萍坐在长椅子上,脱掉高跟鞋,再慢慢脱下旗袍,白色的蕾丝三角内裤很小,可以清楚的看到阴毛,王香萍站起身,把旗袍挂在更衣柜里,从更衣柜下面取出拖鞋放在长椅子下面,转身脱掉左脚上的高跟鞋,抬起左腿把脚踩在椅子上,双手从大腿根部两侧向下搓卷丝袜,鼻子不时地发出嗯嗯的轻声,王香萍的更衣柜在长椅子的右边,所以,王香萍正好背对着老头偷窥的方向,虽然距离老头不过两步的距离,也没有察觉,王香萍随着丝袜下卷,身体也在向下弯曲,臀部自然撅了起来。

老头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一个健步过去,左手抱住王香萍的腰,右手中指顺着内裤中间的缝隙一下插进王香萍的阴道里,王香萍先是回头一惊,接着就啊一声大叫,同时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老头紧紧的抱住王香萍的腰,中指在王香萍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王香萍被著突如其来的变故,弄蒙了,脑子一片空白,除了嘴里低沈的哦哦嗯具具嗯嗯具的呻吟和鼻子发出嗯嗯的轻声。

身体没有任何的反抗,任凭老头的粗糙的中指在阴道里快速的抽插。老头在抽插了同时,一直盯着王香萍的表情,王香萍微闭着眼睛,大红的嘴唇微撅,发出具具的呻吟,王香萍的阴道里也被老头抽插的湿润了。这时,王香萍神志恢复了一些,回头说到:你,你要干嘛?老头看着王香萍,色色的说:都插你5分钟了,还问我要干嘛,嘿嘿,小穴舒服吗?老头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插王香萍的阴道,王香萍挣扎著说到:你不要具具这样,嗯嗯放开我,不然我报啊啊警了,快快停下哦具具。

老头说到:好呀,我帮你提拔,你还要报警抓我,看我今天怎么干死你。说著,左手一把扯下王香萍的内衣左边的肩带,左手顺势伸进王香萍左边的内衣里,握住王香萍的乳房,一边揉一边说:骚货,你的乳房真软啊,真他妈舒服,老头揉乳房的同时,食指摩擦王香萍的乳头,啊不不不要具具,王香萍本能的呻吟和无谓的抵抗,只能更加激发老头的性欲,此时的王香萍,在老头对乳房和阴道双重刺激下,身体已经不争气的投降了,乳头变硬,阴道非常湿润,老头看时机已到,拔出右手和左手配合,熟练的解开并脱掉王香萍的内衣,然后双手从后面握住王香萍的两个乳房,揉搓起来,听着王香萍啊啊不具具的呻吟,老头说:哼哼,舒服吧,叫吧骚货,今天非操死你不可,王香萍摇著头说著:哦哦不不,不要啊,放开我。

老头根本不理会,用力揉了好一会儿,才松开王香萍的乳房,嘴里说著:给我趴在椅子上吧你,同时,双手按著王香萍的双肩,王香萍被推压在长椅子上,双手撑在椅子上,双膝跪着,老头站在地上,双手在王香萍的屁股上肆意的抚摸,一边欣赏这王香萍的阴唇、阴蒂、阴道和屁眼,老头边欣赏边说到:这屁股真棒,真他妈欠操,王香萍哀求到:不要啊,饶了我吧,放我走吧,啊具具具嗯嗯啊哦具,王香萍还没说完,老头已经把王香萍的阴唇含在了嘴里,舌头伸进王香萍的阴道里了。

老头双手扒这王香萍的屁股,呲溜呲溜的吃着王香萍的阴唇,吃了一会儿,舌头开始在阴蒂阴唇屁眼三点一线来回的舔,同时,右手中指插进阴道里面抽插,王香萍已经被老头挑逗的不行了,敏感的阴蒂已经立起来,每一次与老头的舌尖碰触,都异常兴奋,使得阴道里面的水也多了很多,嘴里也不住的呻吟著:嗯嗯啊不哦哦不要了嗯嗯不啊啊哦,老头把舌尖顶在王香萍的屁眼中间,舌吻起来,王香萍又害羞又兴奋的叫着:哦不不不要舔那里哦具具不要具,老头抬起头,问到:不要我舔哪里呀,说出来,我就不舔了,说完,又舌吻起来。

王香萍一听要插屁眼,吓得忙说:不不我说我说,不要,舔我,屁眼,啊具具哦具,王香萍话音刚落,老头又使劲的舌吻王香萍的屁眼了,又玩了一会儿王香萍的屁眼,老头站起来,走到王香萍侧面,用左手掏出自己的大鸡巴,右手中指又插进王香萍的阴道里抽插,左手抓起王香萍的左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王香萍一直微闭这眼睛,突然感觉到自己握住了老头的大鸡巴,啊的一声,阴道里涌出一股水来,老头一边用王香萍的左手撸自己的大鸡巴,一边抽插王香萍的阴道,同时说到:骚货,这么喜欢大鸡巴呀,一摸到鸡巴就流水,我的大鸡巴今天要干死你操死你哈哈哈。

王香萍确实被老头弄得很兴奋,毕竟对于一个41岁又多年没有性生活的女人是很渴望做爱的,而且,恰巧今天又是王香萍例假结束的第3天,女人例假前后几天是性欲最旺盛的时候,加上老头调教女人的丰富经验和被提拔的希望,以及第一次被一个老头肆意的舔吻自己的的阴部和从未被舌吻过的屁眼,非常的羞辱、紧张和心理上的痛苦,如此多的因素交织在一起,最终转化成了无奈的兴奋。老头很有经验,他通过王香萍的反应,已经确定这个让自己垂涎已久的猎物被自己征服了。

便开始了对王香萍肆无忌惮的此时的王香萍双膝跪在长椅子上,右手撑在椅子上,左手腕被老头抓着,手中握著老头的大鸡巴被动的撸著,嘴里不时的发出无力的拒绝与轻微的呻吟,但是身体却本能的接受着老头手指的抽插。老头拔出中指,将右手中间三个手指并起,在王香萍的屁眼、阴蒂和阴唇上来回的摩擦,一边问道:舒服吧王主管,哈哈。

哦哦不不哦不舒具服具具王香萍呻吟著说著,老头听了,说到:是吗?好,那就让你再舒服舒服,同时右手三个手指滑到两片阴唇中间,用两个手指猛的插进王香萍的阴道里并快速的抽插起来,王香萍虽然41岁了,也生过孩子,但是这么多年阴道都没有被插过了,已经收缩的紧了,刚开始被老头的一个手指抽插就已经有些疼了,后来阴道湿了,才缓解了疼痛,现在两个手指同时插入并快速用力的抽插,让王香萍痛爽交加,使王香萍本能的呻吟著:啊,哦不要嗷嗷插嗯不要嗯具,老头听了,一边更加用力和加速的抽插王香萍的阴道,一边说著:不要,哼,越说不要越插你,插死你、我扣死你。

王香萍闭着眼被老头的手指抽插著,虽然还想有意识的不发出呻吟,但反抗的的话语还是夹杂着诱人的呻吟:不可啊以这样具具,快哦哦放开嗷我,但是不一会儿,王香萍先是眉头一皱,上牙咬住下嘴唇,老头看到王香萍的变化,明白了什么,立刻加大了抽插的速度与力量,这样抽插了十几下,王香萍的反抗与呻吟变得快速的而紧张:啊啊不行哦具不要啊插具嗯嗯具了,快停哦下,啊啊不行了,突然王香萍双眼睁大,身体猛地一颤,随着一声低沈而连续的呻吟:啊啊啊哦啊啊哦哦去了嗯,王香萍的阴道里一股温暖的体液涌了出来,体液顺着大腿根部滑了下来,王香萍无奈的高潮了!

老头拔出手指甩了一下手上的体液,王香萍则无力的趴在了长椅子上颤抖,老头看着趴在椅子上的王香萍,王香萍的右脸贴在椅子面上趴着,上牙轻微的咬著下嘴唇,鼻子急促的喘息著,两眼迷茫,两条胳臂分别耷拉在椅子两侧,左胳膊上挂著的白色蕾丝内衣顺着胳臂滑落到地上,白色的内裤裆部已经湿了一片,右腿上穿着丝袜长筒丝袜,脚上穿着高跟鞋,左腿的肉色长筒丝袜袜筒卷在左脚腕,肉色丝袜脚露在外面。

老头没有说什么,咧著嘴笑着脱掉自己的所有衣服,挺著大鸡巴跨坐在椅子上对着王香萍的头顶,说到:怎么样啊王主管,高潮的感觉爽吧,哈哈哈哈,还没怎么干你,你就高潮了,还说不要,哈哈哈哈,是不要我停吧骚娘们,说著一把抓住王香萍有些凌乱的卷发,往上拽,王香萍疼的有气无力的哀求到:啊,你要干嘛,饶了我吧,我受不了。

老头淫笑着说到:嘿嘿,这就受不了啦,一会儿还有更刺激的等着你呢,你就慢慢的享受吧王主管,说著,用力一拽王香萍的卷发,王香萍啊了一声被迫抬起头,下巴支在椅子面上,嘴正好对着老头的大鸡巴。老头左手拽著王香萍的卷发,右手握著大鸡巴的根部说到:睁开眼看看我的鸡巴大不大,王香萍紧闭双眼,不住的摇头,老头看了说到:不听话是吧,哼,边说着边用大鸡巴在王香萍的脸上摩擦,王香萍想躲,又躲不开。

只能忍受着老头的龟头在自己没有卸妆的脸上游走,老头很得意说:别装了王主管,我一看就知道你喜欢吃大鸡巴,来,先闻闻我的大鸡巴香不香,说著把龟头顶在王香萍左边的鼻孔上,并轻轻的往鼻孔顶,王香萍瞬间闻到一股骚味,她想屏住呼吸,又不敢用嘴呼吸,无奈的闻吸著老头龟头的骚味,王香萍想到自己居然在闻老头的阳具,瞬间羞辱的要死,老头低头看着王香萍皱着眉头,紧闭双唇,却又无奈的闻着自己的龟头。

说到:我鸡巴的味道好闻吧,哈哈哈哈,想吃了吧,张开嘴,快点,王香萍依旧只能摇著头,老头也不着急,把龟头移动到王香萍亮红的嘴唇中间,左右的摩擦,王香萍嘴唇往里收,鼻子里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老头左手拽著王香萍的卷发,右手捏住王香萍的鼻子,龟头用力顶在王香萍的嘴上说到:不吃就憋死你个骚货,王香萍确实憋的不行,想用双手推开老头,却因为趴在椅子上,使不上力气。

老头说:还想反抗,再不吃我就把你拖到大街上去,让路人都看看你的裸体怎么样啊,王香萍听了,吓的不住的摇头,老头接着说:其实,只有你听话,提拔的事我保证让你上,再说了,你又不是什么处女小女孩,都是孩的妈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就是做爱嘛,你也很久没享受了,何必这样受罪呢,对不对?王香萍确实憋的不行了,两眼发黑,痛苦已经开始动摇了王香萍的最后防线,老头的话这个时候就像洪水猛兽一样,彻底冲垮了王香萍的底线。

痛苦与利诱征服了羞辱与尊严,王香萍无奈的点点头,老头这才松开王香萍的鼻子,龟头也离开了王香萍的嘴边,看着急促喘气的王香萍,满足的说到:这就对了嘛,今天晚上我会好好的让你舒服的,这样,你既可以提拔,又可以享受,多好啊,对不对,听话,现在张开嘴,伸出舌头,来迎接我的大鸡巴吧,哈哈哈哈。

王香萍确实没有口交的经历,她接受不了男人撒尿的家伙,插在自己嘴里,她觉得非常恶心和羞耻,但是现在,她已经别无选择了,她闭着眼,微微张开嘴,伸出了舌尖,老头低头看着王香萍,两片亮红的嘴唇微微分开,粉红的舌尖夹在中间,老头说到:嘴张大点,舌头全部伸出来,快点做,王香萍犹豫了一下,把嘴张开了,舌头全部伸了出来。

老头看到王香萍的样子,鸡巴上下翘动起来,说实话,女人张大嘴,伸出舌头的表情,确实非常诱惑,当老头迫不及待的把龟头顶在王香萍的舌尖上,软滑湿润的舌尖碰到老头龟头的马眼上时,舒服的呕了一声,腰顺势往前一送,龟头擦著王香萍的舌头插进嘴里,王香萍的舌尖触碰龟头的瞬间,身体一颤,接着感觉到一个粗大圆润的东西就插进了自己嘴里,她知道插进嘴里的是什么,她很恶心,却又只能忍耐著。

老头把全部鸡巴慢慢的插进王香萍嘴里,王香萍眉头皱着闭着眼,嘴里发出哦哦嗯哦的声音,老头的鸡巴在王香萍的嘴里不快不慢的抽插了十几下,然后双手抱住王香萍的后脑勺,用力往鸡巴的方向一拉,鸡巴顺势前插,一下插到了王香萍的嗓子眼,并快速的抽插起来。

王香萍没有准备,双眼猛睁,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噢呜呃呃呃喔哦哦喔喔喔哦喔,老头一边用力的插著王香萍的嘴,一边说著:嗯嗯操你嘴真他妈爽,我的鸡巴好吃吧,哈哈哈,王香萍含着大鸡巴,亮红的双唇O形的包裹着抽插的鸡巴,呻吟著: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啊哦哦呃哦哦,眼前是一近一远的鸡巴毛,老头用力把鸡巴插到王香萍的喉咙但是并没有抽回,鸡巴毛贴在王香萍的鼻子和脸上,王香萍被插的发出一声惨叫:啊呃哦呜呜,同时满脸涨的通红,眼神呆滞,微微的翻起白眼,口水顺着嘴角溜了下来,双手胡乱的拍打着老头。

老头持续深喉了一会儿,看王香萍快不行了,才把鸡巴拔出来,王香萍趴在椅子上剧烈的咳嗽,张大的嘴里白色的粘液拉着粘丝,老头离开椅子站起来,从地上捡起来王香萍左脚的高跟鞋,来到王香萍的左脚前,抓起左脚,因为王香萍是趴着,所以脚心向上,白里透红的脚心,修长的脚趾,红红的指甲油,在薄薄的肉色丝袜包裹下,性感异常,这双丝袜脚趾是透明的,五个脚趾头顶着丝袜前端的一条丝线,老头看了一下,把王香萍的丝袜脚贴在自己鼻子上,使劲的一吸。

一股体香以及丝袜本身特有的味道与非常微弱的酸臭味道融为一体,让老头的鸡巴不停的翘动,老头说到:他妈的,你的丝袜脚味道真他妈棒,一边说一边又闻起来,王香萍感觉到老头在闻自己的丝袜脚,而且是穿了一晚上的丝袜脚,啊的叫了的一声,一种害臊与羞辱感充满了大脑,同时,还有了一种莫名的刺激与快感,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因为从没有体会过。王香萍没有了力气,软软的趴在椅子上,任凭老头在自己穿着丝袜的脚上亲吻舔闻。

老头舔闻了一会儿,把高跟鞋穿在王香萍的左脚上,然后走到王香萍的身边,抓起她的胳臂说:起来,王香萍撑著酥软的身体离开椅子,还没站稳,老头就把王香萍推到更衣柜上,双手抓着王香萍的双手并举起,说到:把舌头舔出来,王香萍顿了一下,伸出舌头,老头的嘴马上含住舌头,舌吻起来,王香萍感觉到老头的舌头与自己舌头交织在一起,亲吻了一会儿,老头放下王香萍的双臂,老头左手搂着王香萍的脖子,右手握住王香萍的左侧乳房。

舌尖舔在王香萍的右侧乳头上,左右开工,一边舌吻,一边搓揉,此时的王香萍已经彻底没有了抵抗的力气与理智,在老头的各种刺激和挑逗下,埋藏在心底的性欲被激发出来,王香萍的乳头在老头熟练的舌尖和指尖的刺激下,变得挺立红润,乳房被老头像面团一样的搓揉着,舌尖与指尖每一次划过乳头,王香萍的全身就像过电一样刺激,嘴里下意识的轻声呻吟著:嗯嗯咝嗯嗯哦咝嗯嗯,老头知道王香萍已经被自己彻底征服了,便开始肆无忌惮的蹂躏起王香萍了。

老头的右手放开王香萍的乳房,顺着王香萍的腰部向下抚摸著从前面伸进了白色的内裤里,手指穿过卷曲的阴毛指尖轻微的压住王香萍的阴蒂,摩擦阴蒂与抠进阴道抽插无规律的交替著,同时还在舌吻著乳头,王香萍被老头弄得彻底兴奋了,双手手指紧紧的扣著两个更衣柜的门把手,略微仰著头,双腿下意识的配合著分开了。

并且不住的呻吟:啊啊咝……哦具……咝哦哦嗯嗯具……,随着老头的手指在阴道里用力加速的抽插,王香萍的呻吟开始急促:啊啊啊嗯嗯具具具哦去去具具啊啊啊啊啊哦不不不呃呃呃不要我具…………,随着王香萍呻吟的声音变大和身体的快速颤抖,一股体液涌出了阴道,老头发现王香萍高潮了,便拔出手指,抬起头来,搂在王香萍脖子上的胳臂向下一压,本已经快站不住的王香萍顺势蹲了下去。

老头用手指挑起王香萍的下巴,说到:舒服吧王主管,这么快就两次高潮啦,哼哼,现在是不是想吃了啦?说著把大鸡巴放在王香萍的嘴前,此时的王香萍被老头挑逗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有全身的性细胞活跃着,王香萍看着眼前的鸡巴,真的有很想吃的冲动,嘴唇预张有合,老头看着王香萍说:想吃就吃吧,还装什么呀,说著鸡巴往上一顶,王香萍顺势含住了老头的大鸡巴,老头背着手说到:用手握着我的鸡巴,一边撸一边舔我的龟头。

王香萍抬起右手轻轻的握住老头的鸡巴撸著,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唆,老头低着头,看着王香萍舔唆自己的大鸡巴,伸出右手握住王香萍的乳房搓揉,王香萍的乳头挺立著,蹲著的右腿上肉色丝袜闪著水晶丝的亮光,左脚上的丝袜袜筒想一个肉色的圈套在脚腕上,一双高跟鞋称托着脚背。老头看到这里,双手抱住王香萍的头部两侧,鸡巴快速用力的在王香萍的嘴里抽插起来。王香萍想着刚才深喉的痛苦,拼命的想摆脱,但是得到的却是更快更深更用力的抽插,喉咙里发出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的声音。

老头的鸡巴越插越大,每插进里面一次,王香萍就翻一次白眼,老头看着被自己鸡巴插的翻白眼的王香萍,兽性大发,不停的快速用力的在王香萍嘴里抽插,王香萍双手无力的拍打着老头的双腿,直到老头快要射精了,才最后用力的插到王香萍的喉咙里停下不动,王香萍哇的一声快要恶心的吐了,双眼白眼上翻,两行眼泪从眼角流下来,双手紧紧抓着老头的双腿,身体快速的颤抖著。老头才慢慢的拔出鸡巴,鸡巴从王香萍嘴里带出白色的粘液,在王香萍的嘴唇舌头上与老头的鸡巴之间拉出多条白色粘液线。

王香萍被老头插的浑身无力,瘫坐在地上,老头已经疯狂了,抓起王香萍的双手使劲拉拉起无力的王香萍放躺在长椅子上,把王香萍的内裤扯了下来,老头欣赏了一下自己眼前的猎物,躺在椅子上的王香萍全身只剩下一双肉色长筒丝袜和穿在两只脚上的黑色细跟尖头高跟鞋了,王香萍无力的躺在椅子上,侧着头,乌黑的卷发凌乱的盖住了眼睛和脸颊,一对白白的乳房略微歪向身体两侧,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运动,暗红色的乳晕包围着挺立的乳头。

肚子两侧两道浅浅的妊辰纹向下体延伸至腰间,乌黑卷曲的阴毛不规则的簇拥在小腹的下面,右腿在椅子上,肉色长筒丝袜的袜口有一些下卷,左腿的大腿在椅子上,膝盖以下在椅子下面,老头把王香萍的双腿扛在肩膀上,双手扣住王香萍的大腿用力一拉,王香萍的屁股正好停在椅子的边上,此时的王香萍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只能任凭老头蹂躏与发泄,她只盼著这一切快一点结束。

老头蹲在地上,把脸凑到王香萍的大腿根部之间欣赏,王香萍粉红色阴蒂挺立著,两片薄厚适中的阴唇褶皱着微微向外张开,阴唇的外缘有一点发黑,靠近阴道里地方是暗红色的,阴道口湿湿的,但是很粉嫩,肛门在雪白的屁股沟称托下很显眼,肛门略微发黑的褶皱整齐的排列著,成螺旋状包围着中间粉色的屁眼,王香萍的屁眼很小,闭的很紧,显然是没有肛交过。

老头欣赏完王香萍最私密最诱人的部位,说了句:这逼眼子真他妈的欠操,便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品尝起来,阴蒂,阴唇来回的舔,王香萍下意识的呻吟著:啊嗯嗯哦哦哦不要嗯嗯啊哦,老头舔著舔著,阴道里有白色的体液流出来,老头用手指分开王香萍阴唇,阴道在一张一合的动着,白色的体液顺位阴道下边缘流到肛门上,老头把舌头全伸出来,对准王香萍的阴道顶了进去,王香萍身体一抖,呻吟著:哦不不咝……具具……啊啊嗯具具……随着老头的舌头在王香萍的阴道搅动和王香萍的呻吟,阴道里的体液不停的流出来。

老头的舌头在王香萍的阴道里搅动,嘴里含着王香萍的阴唇舔唆著,此时的更衣室里很静,只有王香萍嘴里嗯嗯不具嗯嗯的呻吟,和老头嘴里呲溜呲溜的舔唆声,加上老头:真他妈过瘾,你逼眼子的味道真棒这样粗鲁的言语。听着这样的声音,让王香萍的刺激与性欲掩盖住了老头要弄自己最私密部位的羞辱感,放松了阴部的肌肉,配合著老头舌奸自己的阴道,并享受着下体持续传来的刺激与舒服。

老头敏锐的察觉著王香萍的变化,变本加厉的蹂躏王香萍,老头拔出舌头,舌尖顺着屁股沟轻轻的下舔,王香萍刚感觉很痒,老头的舌尖顶在了王香萍的屁眼上,王香萍啊了一声,老头则用嘴唇吸住王香萍的肛门,舌尖在屁眼上舔顶。肛门和屁眼对于多数女人来说,是最隐晦的部位,也是最羞耻的部位,现在王香萍却感受着自己的肛门和屁眼被老头又舔又咗又闻又顶,羞辱的哀求着:啊啊不要弄我那里嗯去不行的嗯嗯具具,老头听了抬起头问到:不让我哪里呀王主管?王香萍呻吟著说:嗯嗯不要嗯不要问。

老头道:你不说是吧,说著把用右手中指顶在王香萍肛门中间的屁眼上说:这是哪里呀?不说我就扣进去啦,说完,中指慢慢的往王香萍的屁眼里插,王香萍感觉到紧闭的屁眼被老头的手指顶开了一点,吓的啊了一声,想晃动屁股摆脱,但是,自己的双腿叉开着搭在老头双肩上,屁股只能轻微的摇晃根本没有用,无奈之下只能羞辱的回答说:嗯嗯不要扣我的……我的……屁眼。

话音刚落,老头的中指一用力,三分之一的中指插进了王香萍的屁眼,王香萍感觉到自己的屁眼夹着老头的手指,这种感觉王香萍从没有体会过,有强烈的羞辱感,也有羞辱下的刺激产生的莫名的快感,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紧闭的屁眼眼口在不情愿又控制不住的在张开,老头手指插进的越多,王香萍越不自主的想把屁眼张大,老头的中指感觉到了王香萍屁眼在慢慢的放松张开,不像刚插进去的时候被王香萍屁眼夹的很紧的了。

老头很有经验,抓住时机,中指再一次用力的往王香萍的屁眼里插入,王香萍的屁眼里发出嗞的一声,老头的整个中指插进了王香萍的屁眼里,王香萍在老头中指的力量的冲击下,整个屁股一震,屁眼彻底张开了,屁眼里剧烈的疼痛感传遍全身,疼得王香萍双手紧握,双脚绷直,脚趾在高跟鞋里用力的弯曲,高跟鞋的尖头笔直向上,双眼睁大,亮红的嘴唇向前一撅,发出了一声惨吟:嗯具……………

王香萍的强烈反应激发著老头的兽性,老头的右手的中指在王香萍的屁眼里用力的抽插著,左手摩擦著王香萍的阴蒂,舌头伸进王香萍的阴道里并把王香萍的阴唇含在嘴里唑,在这种被称为小3P方式的蹂躏下,疼痛刺激与兴奋的感觉融为一体,使王香萍最后的一丝耻辱感也荡然无存了,剩下的只有女人被强奸时特有的欲望与惨吟了。

伴随着王香萍:哦哦咝……我具具…………啊啊咝……具嗯嗯具……哦具嗯嗯嗯嗯我具…………的呻吟,王香萍的阴道与屁眼努力的张大来迎合老头抽插的舌头和手指,阴道里的体液不停的流着,又被老头不停的吸干,随着王香萍一阵剧烈的颤抖,张大著嘴,嘴唇颤抖了几下,从内心伸出通过喉咙发出了一声大叫:啊……………啊…………呃,哦去了,随之而来的是屁股向上一台,阴道里大量的体液喷涌而出,接着,王香紧绷的身体一下软了下去。

老头看着眼前王香萍挺立的阴蒂,充血红肿的阴唇,还在流水的阴道,褶皱外翻屁眼还在缓慢收缩的肛门,老头很是得意。

老头扛着王香萍的双腿站了起来,看了看瘫软在椅子上的王香萍说到:怎么样香萍,舒服吧,还没用我的大鸡巴操你,你就高潮三次啦,哈哈哈哈,你是我干过的最骚的一个娘们,王香萍软软的躺在椅子上,侧着脸,脸颊绯红,口红干裂的在嘴唇上,喉咙不时的吞咽著,听了老头的羞辱,也没有了丝毫的反应,下体的屁眼还没有完全闭合,控制屁眼收缩的括约肌不听使唤,屁眼里面火辣辣的,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老头的身体向前一凑,右手扶著自己的大鸡巴,对准王香萍的阴道口,腰部用力一推,大鸡巴嗞的一声猛的插了进去。

8年了,老头一直等待着自己的大鸡巴再一次插进女人的逼里,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而且,还是插进了这么漂亮又韵味十足的女人逼里,老头心中的满足感无与伦比。

老头红亮粗大的龟头顶开王香萍阴道里的各种人体组织,直插子宫,龟头上敏感的马眼享受着与王香萍子宫壁摩擦时的快感,粗大的阴茎撑满了整个阴道,阴茎上一条条绷起的青筋快速的摩擦著王香萍阴道里的敏感性神经,这一切,让王香萍欲仙欲死,大声的呻吟著:啊啊啊啊啊啊大具具…………哦去不啊啊啊啊太大了哦去大具具…………嗯嗯哦哦哦哦嗯。

老头一边用力插,一边侧过头,伸出舌头舔闻扛在右肩的长筒丝袜大腿,王香萍瘫软的躺在椅子上,侧着头,身体和一对乳房,随着老头大鸡巴的抽插节奏,上下晃动着,两颗乳头挺立在乳晕中间。此时的王香萍更像是老头发泄的工具,任凭老头蹂躏,当然,从挺立的乳头、体液不断的阴道和声音越来越大,以及:嗯嗯嗯嗯咝哦哦哦好大好大嗯嗯具…………嗯嗯具具哦哦嗯嗯好大的具具…的越来越淫荡的呻吟声,老头知道王香萍被自己干的非常兴奋。

老头抽插了几百次后加大了速度和力量,王香萍哦哦好大嗯嗯好长的大具具啊啊啊不行了太深了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我又去了具具………

一股体液再次喷涌而出,老头拔出了鸡巴,把王香萍的双腿放下,拉起王香萍,脸对着自己推到更衣柜上,老头用右手抬起王香萍的左腿,大鸡巴又插进了王香萍的阴道里,一边用力抽插,一边在王香萍的嘴和乳房上来回的亲吻,王香萍断断续续的呻吟著(老头亲吻嘴时只能发出呜呜声):啊……哦哦哦喔喔,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咝哦具,呜呜呜呜啊啊具具具嗯嗯。

老头抽插了几百次后,让王香萍双手撑在更衣柜上,弯著腰,身体成直角站着,双腿叉开,老头双手扒开王香萍的屁股沟,鸡巴用力插进阴道里。

这个姿势非常容易用力,老头双手从王香萍身后握住王香萍的一对乳房用力搓揉,大鸡巴快速而使劲的抽插,睾丸抽打着王香萍的肛门,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老头一边插一边亲吻王香萍的后背,王香萍被老头插你大声的叫着:啊啊哦哦哦哦好用力嗯嗯插死我了具具啊啊哦哦嗯嗯插死了哦具………

老头使劲的抽插了1千多次,累的气喘吁吁,王香萍的双腿也被老头大力抽插的站不住了,老头的鸡巴还没拔出来,王香萍就头顶着更衣柜瘫软的蹲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老头也站着深呼吸了几下,好让自己平静一下,毕竟很久没有这么过瘾了。老头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没有射精,主要是凭经验控制着,要不然,这么刺激早就射精了。

老头看了看蹲在地上,全身只有一双肉色长筒丝袜和高跟鞋的王香萍,也蹲在王香萍的侧面,左手扭过王香萍的脸,强吻在王香萍的嘴上,右手则顺着王香萍的屁股沟摸到她的肛门,中指在屁眼上点搓,王香萍的嘴被老头的嘴吻著,只能发出呜呜呜呜嗯嗯呜呜呜呜的呻吟。

亲吻了一会儿,老头站起来,从王香萍后面抱住,把王香萍拖到长椅子的边上松开,王香萍的屁股坐到椅子边顺势就软软的躺下了,老头看着屁股以上在椅子上,双腿在椅子外面,弯著膝盖,叉著腿,高跟鞋踩在地上的王香萍,便挺著大鸡巴走到王香萍的两腿之间,弯下腰,脱掉王香萍双脚上的高跟鞋,双手分别抓住王香萍的两个脚腕,把王香萍的双腿举起分开,双手在顺着脚腕滑到膝盖内侧一压。

王香萍的双腿成了工字形,脚趾向上,脚心对着老头,下面的阴道张开着,老头的大鸡巴对准阴道口,猛的插进去,随着王香萍啊的一声呻吟,老头又快速用力的抽插起来,王香萍的双脚摆动着,老头插的满头大汗,王香萍则有些嘶哑的呻吟著:哦去啊啊啊啊嗯具具大具哦去嗯嗯插死我了嗯嗯具,老头把双手又滑到王香萍的脚后跟,把王香萍的双腿并紧,王香萍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双脚紧贴在老头面前。

老头把王香萍的双脚并起,用鼻子从右脚脚趾开始闻,脚趾头,脚趾缝,脚窝,脚心一直闻到脚后跟,再把鼻子移到左脚闻,丝袜脚趾的味道比开始闻的时候要浓烈一些,经过近一个半小时的蹂躏,王香萍穿着高跟鞋的脚有些出汗,袜尖和脚窝部位有一点点潮湿,酸臭的味道比体香更明显了,从体香中带着一点酸臭,变成了酸臭中带着一点体香,老头被王香萍酸臭的丝袜脚味道刺激的太兴奋了,大鸡巴涨大到极点,快速的抽插王香萍的阴道,左手把王香萍的右脚脚趾伸到自己嘴里唆舔。

王香萍兴奋的呻吟著:哦不啊啊不要闻嗯嗯我的啊啊啊脚啊具具嗯臭具具具,老头疯狂了,用兴奋而颤抖的右手一把拉下王香萍左脚上没有脱完的肉色长筒丝袜,拔出湿漉漉的大鸡巴,再把刚脱下来的肉色长筒丝袜套在自己的大鸡巴上,没等王香萍察觉,鸡巴套着肉色长筒丝袜一起插进王香萍的阴道里,王香萍啊了一声,感觉老头的鸡巴上有一种丝滑的东西在摩擦阴道里面,不是避孕套,因为并没有随着鸡巴的抽插而进出。

王香萍忙抬头看下面,一看惊吓的:啊不可以,惨叫了一声,原来老头的鸡巴套着丝袜在阴道里面抽插,套在鸡巴上的丝袜已经被阴道里的体液弄的湿湿的粘在鸡巴上,长出的丝袜和袜口堆在鸡巴根部晃动着,王香萍看着自己穿了一晚上的丝袜插进自己的阴道,这样变态的做法,让王香萍彻底崩溃了,眼泪一涌而出,裂开嘴嗷嗷的哭泣著,老头才不管她哭不哭,继续用力的抽插,同时舌尖在王香萍没有丝袜的左脚脚趾上唆舔,鸡巴在丝袜和阴道的双重摩擦下。

在王香萍酸臭带香的丝袜脚趾味道刺激下,老头终于忍不住了,分开王香萍的双腿,大力而快速的抽插起来,王香萍哭吟著:啊啊不不变态大具变态哦哦嗯具……具……变态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具具具不要射里面具具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嗯嗯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

老头终于射出来了,憋了8年的精液全部射了出来,王香萍感觉著老头的鸡巴快速用力的抽插了几十下,猛的顶在阴道里,一股热液从龟头射出,因为丝袜的遮挡,没有强烈的精液喷射的感觉。老头的鸡巴在王香萍的阴道抽动了几下,慢慢的拔出来,但是丝袜还夹在阴道里。

老头来到王香萍的嘴边,把湿漉漉的鸡巴插到王香萍嘴里,一股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沁入王香萍的鼻孔,鸡巴上带的精液粘在王香萍的舌头牙齿嘴唇上,随着龟头在王香萍的嘴里慢慢的抽插,龟头还在射精,并流进了王香萍的喉咙里。王香萍O著嘴,无助的接受着老头精液与鸡巴,发出:哦呃呃哦嗯嗯哦哦哦喔喔喔喔啊呃呃啊啊哦哦呃呃。

老头慢慢的拔出鸡巴,深呼了一口气,王香萍躺在长椅子上痛苦的哭泣著,口水与精液顺着嘴角流着,赤裸著身体颤抖不住的颤抖,右腿上的丝袜袜筒已经滑落到膝盖,脚上的丝袜被老头舔湿了,两腿之间,耷拉着另一条肉色长筒丝袜,丝袜前部夹在王香萍的阴道里,袜筒垂向地面。老头欣赏着眼前被自己蹂躏奸污的王香萍,满足的笑着,笑的是那么猥琐那么淫秽那么意味深长。                               【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热门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