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更新: 0 | 影片: 18175
狂奸女秘书

坚叔在淫城开的工厂里,有不少性感熟妇。他的财务部女经理也是一位性感熟妇,她名叫孙秋白,47岁,1米69,高马大,杭州人,相貌清秀,肤色极白净,长发梳在脑后,戴一金丝边眼镜,平时非常严厉。

在财务部有一青年,名叫孙勇,今年二十多岁。小伙子,难免粗糙些,工作经常出错,经常被孙秋白训斥。

一天孙勇又出了错,被孙秋白叫到她办公室严厉斥责。孙勇被训得满脸通红。

他低着头偷看那孙秋白,只见她,穿着白衬衣,灰色旗袍式短裙,大白脚穿着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孙勇一边挨训,一边暗想,好性感的娘们儿!这娘们儿大白脚真好看!这家伙色心很重,被训成这样,还惦著女经理性感的大白脚。

不过,想归想,该做的事还得做,孙勇抱着一堆帐本,回到座位上,又对帐去了。

第二天上午,孙勇无意中经过公司总经理黄世豪的办公室,见里面没人,出于好奇,便闪身进去,盯着黄总的电脑看。正在这时,黄总回来了,吓得孙勇滋溜钻进了里屋。黄总的办公室的里屋是他的休息室,其实就是卧室。

黄总今年四十多岁,是香港人,精力充沛,也是个很厉害的老板。他坐在电脑前看邮件,过了一会儿,女经理孙秋白进来了。

孙勇把里屋的门悄悄打开一条缝,往外看去,只见这孙秋白穿着仍是白衬衣,灰短裙,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非常性感。她来到黄总面前,说:”黄总,我向你汇报一下昨天的财务情况。”

孙勇想也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只见黄总站起身来,一下将高大的女经理孙秋白按在桌子上,一把捉住她的大白脚,扒了凉鞋,捉了那精美袜莲,放在鼻下,贪婪地嗅了起来。更让孙勇没想到的是,平时对员工十分严厉的孙经理,此时竟毫无反抗,任由黄总玩弄她的大白脚,还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躲在里屋的孙勇见了,鸡巴一下硬了起来。

只见孙秋白坐在桌边,一条大美腿擡著,那精美袜莲捉在黄总手里。黄总扒下那只袜筒,另一条腿的袜筒也退下一半。黄总将那扒下的发黑的袜尖放在鼻下使劲地闻着,孙秋白的莲香闻得他鸡巴暴起。他把那袜尖塞入另一边的袜筒里,捉了孙秋白的大白脚,尽情吮吸起来。孙秋白的大白脚长得分外清秀,确实诱人。

孙秋白不停地哼哼著,如泣如诉。

黄总顺着孙秋白性感的大白脚,小腿,大腿,一路舔了上去,然后一头扎入孙秋白两腿之间。

孙勇顺着门缝,贪婪地看着女上司的下身。只见孙秋白两腿之间,黑乎乎地一大片阴毛,又多又乱,性感极了。黄总撕咬那阴毛,孙秋白低声呻吟著。她的屄眼已经是淫水流成小河了。黄总又去舔孙秋白的阴道口,孙秋白哼哼得更厉害了,一边哼哼著,一边还扭动着身子。

黄总无耻地舔孙秋白的尿眼,孙秋白发出了似乎是哭泣的声音,她的尿哗哗地流了出来,黄总忙用嘴接着,喝了不少。

喝了孙秋白的尿,黄总更兴奋了,他把孙秋白的两条大美腿扛在肩头上,挺鸡巴朝她屄里狠插。孙秋白被小她几岁的黄总插得一个劲地叫唤。好在这办公室隔音很好,外面的员工听不见。

黄总一边插,一边抱着孙秋白一只大白脚乱啃,孙秋白被弄得”呀呀”地乱叫。

黄总兴奋得脸都扭曲了,显得非常丑恶,他脸上还流着孙秋白的骚尿。就在吕云的叫声中,黄总低吼一声,射了。

他射完后,并没打算就此放过孙秋白,而是捧着她的大白脚继续细细吮吸,一边吮吸,一边说:”真舒服,在办公桌上操你,真痛快!真刺激!”

孙秋白用一种孙勇从未听过的娇滴滴的声音说:”黄总,在你这张桌上,人家都被你操过多少次了啊,你都还记得吗?”

黄总淫笑道:”插你千遍也不厌倦!”

孙秋白说:”放开我吧,还有工作要向你汇报呢。”

黄总说:”刚才临时接到香港坚叔的电话,要我赶快回去开会,我还没通知厂里呢,等会我走了,你通知厂里吧,走之前,我要再插你一次!”

说著,继续吮吸孙秋白的大白脚。吮著吮著,他鸡巴又硬了。

他命孙秋白下了地,穿上凉鞋,扶著办公桌,撅起肥白的屁股。黄总挥掌狠狠抽打了孙秋白的屁股两下,疼得孙秋白叫了起来,然后,黄总扶著孙秋白的屁股,从后面将粗硬的鸡巴往孙秋白屄眼里乱捅。

孙秋白被捅得娇吟婉转:”黄总…黄总…轻点呀…哎呀….哎呀…黄总..总.”孙勇在里屋都看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戴着金丝眼镜,平时如同母老虎一样的女强人孙秋白,在黄总面前竟然被操得象一条母狗!孙勇硬著鸡巴暗暗骂道:”贱!女人就是贱!”

大家都知道黄总好色,厂里的一些性感熟妇都被他玩了,但孙勇毕竟是第一次见到真实情况,他还没结婚,不了解女人,不知道女人原来是这么贱的,连女强人孙秋白,也有这么贱的时候。

他回过头去,见床上有几付女人的丝袜,肯定是被黄总玩弄的厂里哪个女员工的,忙拿起一付肉色裤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暗叫:”真好闻!”然后把那袜尖套在鸡巴上,一边自摸那套了丝袜的鸡巴,一边继续欣赏。

黄总一边操,一边弯腰将手探到孙秋白身下,狠抓孙秋白的奶子,孙秋白疼得尖叫起来。

黄总吼叫:”插死你!我插死你!插爆你!”一边抓着孙秋白奶子,一边用力将鸡巴往孙秋白屄里狠顶。孙秋白撅著屁股被黄总从后面操,被顶得上半身趴在桌子上,如泣如诉,她戴着金丝眼镜的清秀的脸上,表情痛苦。

黄总突然发出吼叫,再次发射。发射时他疯狂地捅孙秋白,孙秋白大声嚎叫。在孙秋白的叫声中,孙勇也射了,射透发黑的袜尖。

射完了,黄总疲惫地趴在孙秋白雪白的后背上,呼呼地喘著粗气。孙秋白被他压着,一动也不能动。

过了好一会,黄总才起来,收拾干净,吻别孙秋白,说:”我走了,你替我通知厂里。”提上包,出门下楼坐车,直奔机场。

孙秋白下身赤裸,一屁股坐在黄总的老板椅上,分开两条大美腿,把大白脚放在桌子上,胸部起伏,不停地喘息。

这时,孙勇从里屋走了出来。孙秋白一下子惊呆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孙勇就扑了上来,将她按在椅子上,骂道:”母狗!原来你这么贱,老子也要玩玩你!”

孙秋白反应过来,急忙挣扎。她身大力不亏,孙勇身高也就一米七,一时还弄不住她。孙勇急了,叫道:”孙秋白,你别动,不然我把你的丑事告诉全厂人!”

孙秋白一下子停止了反抗,是啊,厂里人知道了,以后自己还怎么管他们呢?她的反抗减弱了。

孙勇趁机扛起孙秋白两条大美腿,将还戴着丝袜的鸡巴捅入孙秋白的屄眼。那丝袜就是孙秋白上次下班后被黄总操时脱在床上的,她知道是她的,因为那丝袜极轻薄细软,是她最爱穿的那种。被戴着女人丝袜的鸡巴捅屄,孙秋白感觉别有一种刺激,忍不住叫出声来。孙勇鸡巴戴着女人丝袜捅屄,也舒服极了。

那丝袜上有孙勇刚才射出的精液,孙秋白阴道里也是淫水泛滥,所以孙勇捅得顺溜极了。孙秋白被捅得一声接一声地喊叫。

刚才黄总操孙秋白时,咬的是她右面的大白脚,现在孙勇一边操她,一边又啃她左面的大白脚,孙秋白又疼又痒,不停地叫唤。孙勇狠咬孙秋白不由自主高高翘起的一玉趾,孙秋白疼得尖叫起来。

孙秋白被孙勇按在老板椅上,两条大美腿分开,被他狠操,孙勇见孙秋白的褐色大奶头子实在诱人,不由低下头去,狠咬她大奶头子,孙秋白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在她的金丝眼镜后面,她的泪花在眼眶里闪动。

孙勇直起身,边捅边叫:”孙秋白啊孙秋白,你也有今天!”捅得越发凶狠!孙秋白子宫被捅,疼得连声叫唤。

见平时那麽严厉的女经理,现在被自己操成这样,孙勇痛快极了!就在孙秋白的嚎叫声中,孙勇精液再次射透孙秋白丝袜那发黑袜尖,射入孙秋白的阴道深处。

孙秋白被奸得躺在老板椅上动弹不得,娇喘嘘嘘。

孙勇拿起桌上黄总的数码相机,连连拍摄孙秋白的裸照。孙秋白后悔刚才没有反抗到底,被他奸了。

孙勇知道孙秋白在四星级泛亚都市酒店里有一套长包房,现在他知道了,那肯定是孙秋白和黄总的淫窝。他对孙秋白说:”把你酒店钥匙给我,我在那里等你,马上来,带王蓉一起来,否则,我把你裸照给你老公,再贴到网上!”说完,扬长而去。

事已至此,孙秋白就是再后悔,再不愿意,也只好照办,先顾眼前,其他的以后再说了。

王蓉是财务部的一名女员工,今年28岁,孩子三岁了,身高1米68,颇有姿色,脚长得很性感,她穿小褂短裙,经常光着美腿香莲穿着拖鞋,厂里的男人们都盯着她的香莲流口水,孙勇当然也不例外地对她暗起色心。

孙秋白收拾了一下,出去,先是通知行政部,黄总回香港了,然后对王蓉说:”把你手头的事放一下,跟我去酒店,有些工作上的事要和你谈。”王蓉当然从命。

再说孙勇,打的来到都市酒店。上了38层,进了孙秋白的房间。一进去,就见床头枕边沙发上,到处是孙秋白脱下未洗换穿的各色丝袜,喜欢得他拿了这付又拿那付,闻个不停,鸡巴也因之而硬。

正在他陶醉于孙秋白丝袜之时,孙秋白和王蓉赶到了。

王蓉一见孙勇,先是惊奇道:”咦?你也在啊?”又见他拿了丝袜在闻,才觉得不对,于是转向孙秋白。孙秋白也不知该说什么。孙勇一跃而起,直扑王蓉。

王蓉本能地反抗著,孙勇叫道:”孙秋白,快帮忙弄住她!别忘了那些照片在我这儿!”孙秋白无奈,只得上前帮手。两个人把王蓉按在床上,孙勇用手里孙秋白的丝袜将王蓉双手反绑在后,迫使她跪趴在床边呈母狗式,然后掀起她的短裙,王蓉今天没有光脚,里面穿的竟是性感的无裆肉色裤袜,未穿内裤,孙勇大喜,挺鸡巴从后疯狂地插她屄眼。王蓉被粗暴插入,疼得叫个不停。

孙勇命孙秋白也脱光下身,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王蓉旁边。孙勇拿着孙秋白刚刚脱下的肉色裤袜,使劲闻那发黑的袜尖,那成熟性感妇人袜尖的异香,被他深深吸进大脑,极大地刺激了他,使他兽性大发!他鸡巴硬得要爆炸了,狠捅王蓉,直捣花心,王蓉疼得连声哭叫。

孙勇一边捅一边骂:”贱货!老子早就想入你了!”一边捅还一边挥掌猛击王蓉那肥白屁股,疼得她尖叫。

孙勇又从王蓉屄眼里拔出鸡巴,狠狠捅入孙秋白的屄眼,直捣子宫,孙秋白戴着金丝眼镜的清秀的脸痛苦极了,忍不住叫出声来。孙勇一边捅一边骂:”贱货!你这贱货!以后,还骂不骂我了?”

“不骂了……不骂了……哎呀……哎呀……”

“给我涨工资!”

“涨……涨……哎呀……哎呀……疼……疼呀……”

孙勇恶狠狠地骂道:”疼死你!谁让你以前对我那麽凶!”他更加凶狠地捅孙秋白的屄,故意狠捣她的子宫,又伸手死命抓她奶子。

孙秋白疼得哭叫不止:”哎呀…..疼死了……饶了我吧……我以后不敢了呀…我知道错了……哎呀……疼……疼……”

孙勇一边狠操孙秋白,一边又从后面捉住王蓉一只香莲,王蓉就象一条母狗一样,向后擡起一条美腿,香莲被孙勇狠狠撕咬,两个性感女人的惨叫声响成一片.. 就在她们的惨叫声中,孙勇觉得快坚持不住了,于是从孙秋白屄里拔出鸡巴,将鸡巴对准她的脸,猛烈地射在她戴金丝眼镜的清秀的脸上,然后,又射了一部分在王蓉那颇有姿色的脸上。射精后的孙勇一身放松,压倒在她们身上。

半个小时后,屋里又响起两个白领性感女人的惨叫……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热门影片